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2016年10月25日12:20:11 评论 19,116

【摘要】“阿芬小姐,我劝你还是趁早招了吧!别逼我剥光你的衣服,小姐还是黄花闺女吧?”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刘惜芬,1924年出生于厦门。1940年,16岁的刘惜芬为了营生考进了事先被称为“慈悲机关”的博爱医院做护士。

1945年抗打败利后,刘惜芬回到家里,用本人学到的医疗护理知识和技艺为病人治病。这一时期,她与党的地下组织树立了联络,自动提出入党要求,屡次完成党组织交办的义务,对党的事业热情而忠实。

1949年9月19日,刘惜芬不幸被捕,被囚禁在厦门警备司令部看守所。 从刘惜芬被捕的那一天起,朋友就处心积虑地希图从她口中失掉地下党的秘密,从而彻底摧毁厦门的地下党组织。朋友对她施用了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但刘惜芬忍耐着常人难以忍耐的宏大苦楚和折磨,严守党的机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时令,用刚强的党性,维护了战友的平安,捍卫了党!

10月15日,中国人民束缚军对厦门展开总攻。被囚禁在看守所的刘惜芬同难友们曾经听到理解放厦门的炮声,她快乐得遗忘了全身的伤痛,鼓舞难友们说:“天快亮了!” 但是,就在成功行将到来的前夜,困兽犹斗的朋友外行将溃退之际,对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和反动群众停止了大屠杀。1949年10月16日,刘惜芬及地下党员和其他反动群众17人,被绞死在厦门鸿山脚下。

10月17日,厦门束缚。党的优秀女儿刘惜芬,把火红的青春献给了中国人民的束缚事业,时年25岁。

“哗!”一桶冷水泼在刘惜芬的脸上,姑娘的身体被水激得摇动了几下,头仍然垂着不动。“哗!”又是一桶凉水,她渐渐清醒过去。魏清坐在沙发上,抬起惜芬的脸,“阿芬小姐,是招供啊还是持续?”

惜芬刚刚清醒过去,眼前一片模糊,渐渐明晰,现出魏清丑恶的奸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让我投诚,你做梦!”

“阿芬小姐,我劝你还是趁早招了吧!别逼我剥光你的衣服,小姐还是黄花闺女吧?”说着他又捏捏惜芬秀挺的乳房,姑娘羞愤交集。

魏清从地上拾起惜芬破碎的胸衣,“说了马上给你穿上衣服,再不招可就是你的内裤了。怎样样?”魏清在刘惜芬同志面前晃动着破碎的粉红的胸衣。

“呸!畜生!”

魏清用刀划开了惜芬的裤子,三下两下就把惜芬仅仅剥剩一条内裤遮羞。当朋友的手伸向她的胯部时,刘惜芬紧闭双眼,身体不住地轻轻哆嗦着。

“嚓”地一声,惜芬的内裤被撕碎了。

“啊!”虽然早有预备,惜芬依然不由收回一声惊叫。

女儿家最隐秘的羞处暴露在朋友面前。惜芬尽力并拢双腿,可是由于脚被绑着,双腿还是大大地分开着。

魏清伸手摸着刘惜芬的阴部,姑娘不由叫道:“不!别碰我!”不断忍住的泪水唰地留下。

“怎样?阿芬小姐,如今说还不晚。”魏清自得地淫笑着。

“你们这些禽兽,欺负女人,不得好死!”

“啊!”刘惜芬收回一声痛楚的嗟叹。

魏清居然残暴地从刘惜芬的下身拔去一撮阴毛,下流地在鼻前嗅了嗅,拿到刘惜芬面前。

“阿芬小姐,有点疼吧?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假如再不说,我有几十种刑具专门折磨你那里。”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魏清吩咐左右说:“把阿芬小姐捆到刑台上去!”。四个打手一同扑下去,解下了刘惜芬,经过长工夫折磨,刘惜芬曾经虚弱得无法站立,打手们就提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刑房的一角。在那里,有一个用妇科手术台改形成的刑台,与手术台不同的是,刑台上添加了很多用来固定女性身体的皮铐和铁链,而且台脚牢牢地固定在了地板上。和手术台一样,刑台下面也有一部无影灯,翻开这个灯,刑台上女性的一切将原形毕露。刘惜芬的神志曾经不太清醒,但是当她看到这个刑台时,马上就明白了被捆在这个刑台上的结果——她女儿家的一切都将被肆意地欺侮、践踏。刘惜芬用尽最初的力气在打手们的手中挣扎着,拼死不肯上刑台。但是她一个虚弱的女犯,怎样能够敌得过四个强悍的打手?打手们辨别抓住她的四肢,猛地一甩,刘惜芬就被重重地扔在了刑台上。不等她从疼痛中清醒,打手们曾经迅速地用皮铐将她的伎俩、肘部、膝盖、脚腕铐在了刑台上。这样,刘惜芬就被固定成一个双臂平伸,双腿弯曲大张开的耻辱姿态

“哗——”一桶凉水泼在了刘惜芬身上。姑娘的身体激灵了一下,神志也清醒了很多。想到本人被固定成这种羞耻的姿态,刘惜芬真想立即就大哭一场。但是她明白,这样只会添加打手们践踏她的乐趣,也会让魏清更晓得她的弱点。所以紧咬嘴唇不使本人哭出来,把脸转向一边,闭上了眼睛。

魏清吩咐左右说:“把阿芬小姐捆到刑台上去!”。四个打手一同扑下去,解下了刘惜芬,经过长工夫折磨,刘惜芬曾经虚弱得无法站立,打手们就提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刑房的一角。在那里,有一个用妇科手术台改形成的刑台,与手术台不同的是,刑台上添加了很多用来固定女性身体的皮铐和铁链,而且台脚牢牢地固定在了地板上。和手术台一样,刑台下面也有一部无影灯,翻开这个灯,刑台上女性的一切将原形毕露。刘惜芬的神志曾经不太清醒,但是当她看到这个刑台时,马上就明白了被捆在这个刑台上的结果——她女儿家的一切都将被肆意地欺侮、践踏。刘惜芬用尽最初的力气在打手们的手中挣扎着,拼死不肯上刑台。但是她一个虚弱的女犯,怎样能够敌得过四个强悍的打手?打手们辨别抓住她的四肢,猛地一甩,刘惜芬就被重重地扔在了刑台上。不等她从疼痛中清醒,打手们曾经迅速地用皮铐将她的伎俩、肘部、膝盖、脚腕铐在了刑台上。这样,刘惜芬就被固定成一个双臂平伸,双腿弯曲大张开的耻辱姿态。

“哗——”一桶凉水泼在了刘惜芬身上。姑娘的身体激灵了一下,神志也清醒了很多。想到本人被固定成这种羞耻的姿态,刘惜芬真想立即就大哭一场。但是她明白,这样只会添加打手们践踏她的乐趣,也会让魏清更晓得她的弱点。所以紧咬嘴唇不使本人哭出来,把脸转向一边,闭上了眼睛。

一桶水灌完了,虽然洒了一些,但还是有三分之二灌进了刘惜芬的身体。打手们抽出了漏斗,不幸的姑娘在刑架上喘息着,等候着酷刑的到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刘惜芬受刑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

但是,打手们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用脚或许木杠猛压受刑者的腹部,他们只是站在那里。一股不祥的预见袭上了刘惜芬的心头,她天性地觉得到:朋友的酷刑能够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酷。魏清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根手指粗细,三寸多长的橡胶棍,橡胶棍前端略微细些,末端带有一个小铁环。他阴险地笑着,走到刘惜芬的面前说:“阿芬小姐,你晓得这是什么东西吗?这叫尿道塞,它能让你明天早晨舒适到家!”说着,他分开了刘惜芬的阴唇,用一根手指伸进姑娘的阴道,往上一顶,在姑娘柔嫩的前庭上,显现出一个不起眼的小红点,那是刘惜芬的尿道口。魏清用另一只手拿起橡胶棍,就向姑娘的尿道捅去。

“不——你们这些畜生!啊——”刘惜芬瞪大了眼睛,用力地挣着双腿。她几乎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恶毒,这么无耻的刑法。橡胶棍捅进狭隘的尿道,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楚,那种觉得,比钢针探乳头还可怕得多。刘惜芬再也无法忍耐下去,她大声地叫着,泪水也涌出了眼眶。

魏清不断把尿道塞全部拔出姑娘的身体才罢手。他吩咐打手们把刘惜芬解下刑台,说道:“把她带回牢房,别忘了把她的手反捆上。”

两个打手拖着刘惜芬走了出去,魏清挥了挥手,带着另两个打手也走出了刑房。走廊里,魏清看着刘惜芬的背影,自得地对那两个打手说:“凑合这种女人,得文火慢烤。用不了多长工夫,给她灌出来的水就会变成尿,到时分她膀胱涨满却尿不得出,让她又羞又痛又急,今天等着看好戏吧。”

由于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十点魏清才离开刑讯室。他命人把刘惜芬提来,不一会儿,随着一阵繁重的脚镣声,刘惜芬被带进了刑讯室。姑娘的双手还被绑在身后,脚腕上钉着重镣。一把铁锁穿过姑娘阴唇上的孔,把她的两片阴唇生生地锁在了一同,使她每走一步,都会痛得钻心。不过最令刘惜芬感到苦楚的,倒不是阴唇上的伤口。昨天早晨被灌出来的水,早已充盈了她的膀胱,而她的尿道却被塞住,无论如何也排不出一滴尿。每当她一走动,极度涨满的膀胱都会让她感遭到一种难言的痛楚。她清楚,明天魏清一定会应用这点来纵情欺侮她。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酷刑啊,刘惜芬不敢想下去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魏清打量着这个赤裸地站立在刑讯室中的年老男子。刘惜芬乳头上的钢丝曾经被拔去,但是乳孔照旧张开着,从外面不时地渗出血来。姑娘的阴毛被拔去好几撮,估量是哪个狱卒干的。由于膀胱极度收缩,姑娘的小腹曾经轻轻隆起,从下面可以明晰地看出膀胱的轮廓。

“思索好了吗?”魏清用手指挑起刘惜芬的下颌,姑娘的脸显得比昨天憔悴了许多,却仍然那么坚毅。但是魏清可以从中看出,这份坚毅的表情里,曾经流显露了一丝恐惧,这正是魏清求之不得的停顿。

“把她捆到那边去。”魏清指了指墙边的木桩,几个打手推搡着刘惜芬走到木桩前,他们解下了刘惜芬身上的绑绳和铁镣,一个打手拿出钥匙,把锁在刘惜芬阴部的铁锁也除掉了。接上去,他们把刘惜芬捆在了木桩上,双脚分开固定在空中上的两个铁环里。

“先让我们看一场好戏吧。”魏清拿起一个用铁丝弯成的钩子,钩住了拔出刘惜芬身体的尿道塞末端的小环,一用力,尿道塞被拉出了一截。

“阿芬小姐如今想撒尿了吧,我让你爽快爽快。”魏清说着,用力将尿道塞彻底地拉了出来。

“哦,不要……”刘惜芬收回了绝望的嗟叹,虽然她已做好了受任何凌辱的预备,但是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小便,她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

“决不能在朋友面前出丑!”刘惜芬暗暗下着决计,拼死收紧括约肌,阻止小便流出。魏清本以为随着尿道塞的拔出,刘惜芬会立即喷出小便来。但是,刘惜芬的意志超出了他的预料。只见姑娘紧闭双眼,咬紧牙关,由于下腹的胀痛,姑娘的双腿轻轻颤抖着,但硬是不肯排尿受辱。魏清扭过刘惜芬的脸,恨恨地说:“你小丫头还真能挺啊。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分!”说罢,魏清找了一把椅子径自坐下了,打手们围在刘惜芬的身旁,一会儿拨弄姑娘的乳房,一会儿将手指抠进姑娘的下体,肆意地欺侮着刘惜芬。

工夫一分一秒地过来了,刑讯室里,单方就这么僵持着。刘惜芬觉得到,本人的忍耐才能曾经到达了生理的极限,失禁只是迟早的事情了。膀胱中越积越多的尿液最终一定会突破她的意志,使她在朋友面前受辱。但是,少女羞怯的天性还是支持着她持续着绝望的抵抗。半小时过来了,姑娘硬是挺住没有流出一滴小便。

“好一个刚强的女人!”魏清心里暗自惊叹,他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刘惜芬面前说:“阿芬小姐大约是觉得这个姿态撒尿不美观吧?弟兄们,给阿芬小姐摆一个美观的姿态。”打手们闻言,便七手八脚地将刘惜芬的双脚从地上的铁环中解开,然后,在每个脚腕上拴上一根绳子,并且把绳子的另一头绕过房梁上的滑轮。打手们拉住绳子用力一拉,刘惜芬的双脚就分开了空中。刘惜芬的双腿挣扎了一下,很快就保持了。如今身体的任何挪动对她来说都是一种酷刑。绳子被越拉越高,最初,刘惜芬的双腿被拉得蜿蜒,双腿间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揭:秘刘惜芬受刑秘录|野史秘闻

“怎样样?喜欢这种姿态吗?”魏清分开刘惜芬的下身,在两片阴唇之间,昨天那个小小的红点由于尿道塞的折磨,周边曾经红肿了起来。魏清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分曾经多出了一根筷子粗的铁棍。这当然不是普通的铁棍,而是一把特制的刑具,在它的下面,密布着一圈一圈的倒刺。魏清用它在姑娘的脸上划了划,要挟说:“赶快招供,只需你招了,就把你放上去,让你独自一团体尿,给你治伤,而且很快就会释放你,否则的话,明天就给你疏浚一下尿路!”说着,就将铁棍顶在了姑娘的尿道口上。刘惜芬一阵惊涑,睁开了眼,她认识到了将要蒙受的折磨,两颗泪珠无声地从她的腮边滚落,但是她照旧一言不发。

“我让你硬!”魏清手一用力,将那根罪恶的铁棍便拔出了刘惜芬那女儿家柔嫩无比的尿道。那种疼痛是任何人也无法忍耐的。刚强的刘惜芬也不得不收回了凄厉的惨叫。但是更可怕的折磨还在前面,魏清将铁棍拔出了半尺后,又用力一抽,铁棍被拉出了尿道,铁棍上的倒刺将姑娘尿道内壁的嫩肉刮下了好几条!

“哦,啊——”刘惜芬不顾一切地惨叫着,阴部猛烈地抽动着,双腿用力地挣扎。但是由于脚腕被绳子紧紧地拉住,双腿挣扎的余地十分小。还没等她从剧痛中恢复过去,魏清又再次将铁棍拔出了姑娘的尿道,一切又循环往复。当魏清第五次将铁棍抽出姑娘的身体时,刘惜芬收回一声绝望的惨叫,阴部抽搐了几下,一股清流,从她的下身喷涌而出。

刘惜芬双腿间的水流喷涌了足足一分钟才渐渐地中止。剧痛和侮辱使姑娘全身猛烈地哆嗦着,被捕后,她第一次大声地哭泣出来。看到刘惜芬无助地哭泣,魏清暗自快乐,他决议乘胜追击,一举打破姑娘的心思防线,让姑娘在绝望中解体。“怎样样?舒适吗?我看阿芬小姐不太喜欢撒尿啊,既然不喜欢,那我就不让你尿!”说着,魏清又拿起那个尿道塞,用力向姑娘的下身插去。

“啊——”刘惜芬那被剐得血肉模糊的尿道怎样接受得了粗硬的橡皮塞的拔出,虽然她尽力不让本人叫出来,但是那钻心的刺痛还是让她惨叫起来。她的双腿猛烈地挣扎着,全身掩盖了一层汗珠。

“下次我要让你求我给你解开,否则,你就不断这么憋着吧。”魏清将沾上血迹的手指在刘惜芬的大腿上抹净,然后狠狠地说。

刘惜芬侧过头去,不去理会魏清的恫吓。她晓得,这些人是什么无耻的事都干得出来的。一个女人落到他们手里,任何尊严和贞洁都将不复存在。

魏清扭过刘惜芬的脸:“怎样?以为完事啦?明天的功课还没开端呢。你是如今招供呢,还是预备到铁马下面去招供?”

“畜生!我是永远不会向你们屈从的,有什么本领都是出来吧。”刘惜芬鼓足力气喊出了一句话,这也是在鼓励本人,她担忧她真的会在这时断时续的酷刑下解体。

“好,那就怪不得我了,来人,把阿芬小姐放上去,让她尝尝铁马的味道!”

几个打手解开了刘惜芬身上的绳子。刘惜芬用双手护住胸部,在打手们的推搡下,离开了另一间刑讯室。

铁马的外观有些向体育课上的跳箱。在“跳箱”的背部,有一道缝隙,一扇钢板从外面探出来,钢板有一厘米厚,顶部曾经被磨薄,那样子就像是立在跳箱顶上的一把钢刀。在“跳箱”的后面,有一个手柄,摇动这个手柄,就能控制钢板的上升。打手们把刘惜芬推到铁马前,强迫刘惜芬跨在了“跳箱”上,然后反绑起她的双手,又把她的脚腕紧紧地锁在了“跳箱”底部的皮铐里。

“怎样样?招不招?”魏清走到刘惜芬身边,用手放肆地揉捏着她的乳房。旁边,一个打手曾经在摇入手柄,使钢板降低,直到钢板顶住刘惜芬的阴部。

刘惜芬晓得,新的考验开端了,她挺直了身子,默默地等候着酷刑的开端。

“升!”魏清一声令下,打手开端用力摇入手柄。钢板的顶部曾经紧紧地压在了姑娘的阴部,刘惜芬的双脚曾经被固定,所以一点也没法挣扎。随着钢板的上升,一阵剧痛从阴部袭来!与针扎、火烙相比,这种苦楚的可怕在于它不会很快消逝,而是会不断继续着。

“嗯,哦……”惜芬强忍着剧痛,闭上眼睛,咬住了嘴唇。

“再升三圈!”随着魏清的命令,打手用力地摇动着手柄,一圈,两圈,当手柄快摇到三圈的时分,刘惜芬终于忍耐不住大声惨叫了起来。

眼见刘惜芬曾经疼得死去活来,魏清自得地对姑娘说:“怎样样?铁马骑得很舒适吧?快点招吧,我还没让他们用力那,你要是再不招,这辈子就做不成女人了!”刘惜芬大口地喘着气,下阴继续的剧痛使她全身大汗淋漓,她挣扎着,困难地说:“你们做梦!”

“再来两圈。”魏清宁静地一挥手,一个打手过来,交换下了原先那个摇手柄的打手,持续用力摇入手柄。“啊……啊……啊……”刘惜芬的双腿无助地哆嗦着,脚腕被皮铐勒出了血。那块罪恶的钢板,曾经深深地嵌入了姑娘的阴户。由于钢板上缘并没有开刃,所以姑娘的阴部并没有流血,但是那种猛烈的压痛比刀割更为难忍。刘惜芬感到,她的阴蒂简直要被压碎了。她真的希望能昏死过来,至多那样能片刻摆脱这种天堂般的苦楚,但是,命运此时却异常严酷,她的神志仍然非常清醒,使她不得不接受这种难忍的煎熬。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招了吧,只需你摇头,我立即给你断电。”魏清在一边引诱着。刘惜芬曾经没有精神答复他,但是仍用尽最初的力气一甩头,侧过头去不理他。秀丽的短发挡住了姑娘的半边脸,刘惜芬如今只能经过这种姿态规避开打手们那贪心的目光。

工夫一分一秒地过来,刘惜芬以宏大的毅力坚持着,姑娘感到小腹的坠痛一阵高过一阵,那种继续的压力,比任何酷刑都难以忍耐。好几次尿液险些突破她的明智,而当她收紧尿道时,尿道里的刑伤又会使她疼得眼前发黑。姑娘的双腿抖得越来越凶猛,而打手们则围成半圈,津津乐道地等着看这个美丽端庄的姑娘出丑。

“啊……”随着姑娘一声绝望的嗟叹,生理的极限终于打破的刘惜芬的明智,尿液喷涌而出,径直打在铜盆里。刘惜芬还想收住,但是一股猛烈的电流,顺着尿液袭来,像一条毒蛇一样咬住了姑娘的阴部,那里是女儿家最柔嫩的中央啊。姑娘感到有有数根钢针从她的尿道插进了膀胱,又插向了身体深处,难以想象的剧痛使刘惜芬再也无法控制本人的身体了,她大声地惨叫着,身体猛烈地抽搐着,尿液像决堤的江河一样,再也无法收住。打手们看着这幕人世惨剧,一个个兴奋得摩拳擦掌。

酷刑继续了两分钟,刘惜芬小腹里的尿液终于排完了,但是姑娘却感到尿意照旧很急——这是神经收到激烈安慰的后遗症。仅仅两分钟的工夫,刘惜芬曾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流满了汗水。魏清走过去,扭住姑娘的下颌,逼迫刘惜芬面向着他。恶狠狠地要挟道:“舒适吗?想不想当前每天都这么来一回?这还只是你每天受刑前的功课!”

刘惜芬曾经接近虚脱,她闭上眼睛,不理睬魏清的要挟,只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把她放上去,给她洗洁净,二非常钟后持续整她!”魏清绝望地对打手呼啸着,分开了刑讯室。

一连五天,间谍们在魏清的指挥下,轮番地刑讯刘惜芬。藤条抽阴户、开水滴阴蒂、把铁条捅进肛门后用火烤……一套套法西斯的酷刑被加到刘惜芬懦弱的女儿身上。为了使刑讯的苦楚不中缀,间谍们每次刑讯后不再把刘惜芬押回牢房,而是在刑讯室里架起了一张木板床,床的四角钉上镣铐。每次刑讯后,间谍们就把刘惜芬双腿分开锁在床上。最为恶毒的是:间谍们在床板接近姑娘下身的中央开了一个洞,然后把那个连了电极的铜盆放到洞上面。而另一个电极,不是夹在姑娘的乳头上,就是夹在姑娘的阴蒂上。这样刘惜芬每次解手,电流都会顺着尿液刺入姑娘的下身,使姑娘象一条离水的鱼一样在床上无助地挣扎跳动,小腹和大腿上的肌肉不停地悸动、痉挛,直到最初被痛昏。间谍们似乎特别喜欢看这种他们称之为“铜尿盆”的惨剧,所以,每次刑讯的最初一道酷刑,一定是给刘惜芬灌凉水或许灌辣椒水,灌完后,他们就把肚子被胀得鼓鼓的姑娘锁上刑床。这样,从每晚被锁上刑床,到第二天从刑床上解上去,刘惜芬至多要蒙受三次“铜尿盆”的折磨。每天早晨,姑娘绝望的惨叫声,即便在很远的牢房中都能听到。

后记:据中共官方记载,1949年10月16日,我党优秀地下任务者刘惜芬,被国民党的刽子手机密绞死在狱中。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盘点世界上十大最残忍酷刑 野史秘闻

盘点世界上十大最残忍酷刑

野史1、浴桶刑 野史将犯人泡在一个只有头能伸出来的浴桶中,然后在他们脸上涂上牛奶蜂蜜,以此来招苍蝇。行刑时会定时给犯人喂食,数天之后他们就泡在本人的粪便里,清醒地忍耐蛆虫和蠕虫蚕食他们的身体,最后烂死...
鞋的秘密:关乎古代女性的性与婚姻 野史秘闻

鞋的秘密:关乎古代女性的性与婚姻

古人穿鞋为何不分左右脚? 西晋时期鸳鸯鞋穿出“黑白两道” 野史鞋子分左右脚,这是如今大家都晓得的常识。但假如时光能回到100年前,鞋子分左右脚,还是颇为另类的现象。分左右的鞋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