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疑惑33——《一世俗缘修真虚》上

2018年9月6日11:42:42 发表评论

故事为他人一生真实经历,故事中的人物时间地点均为化名。故事有加工

多年疑惑33——《一世俗缘修真虚》上

1941年,一个充满磨难动荡的年代,那年,我还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我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是母亲一手把我拉扯长大,别人都称母亲为陈掌柜的,因为母亲有一间洋装铺子。母亲很慈爱,在我眼里她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母亲很善良,邻居有困难的时候母亲都会出手援助,有时碰到落魄的外乡人,母亲也会不吝施舍些钱粮;母亲也很神秘,总会有些奇怪的人来找母亲,那些人来的时候,母亲会将我赶到外厅,母亲说是谈生意。他们有时候来去匆匆,有时候会和母亲交谈很长时间,他们有人的怀里揣着枪,母亲也有一把……

一个秋天的早晨,舅舅赶着马车来到铺子门口,母亲告诉我舅舅要带我去外面郊游,然后匆忙地把我塞进马车里,途中,我们遇到一群人,他们骑着马,用黑布蒙着脸,他们自称马匪。舅舅被杀了,我被一名马匪夹在腋下带进树林,马匪们要将我和舅舅的尸体一起埋掉,我站在土坑里,哭喊着要找妈妈,向着马匪哀求道:“叔叔…求你放了我吧,妈妈找不到我会着急的!”,马匪们只顾填土,很快填土淹没了我的前胸,我抽泣着再次哀求马匪:“叔叔…能不能把我埋的浅一些…埋深了……妈妈就找不到我了。”一名马匪手中的铁铲顿了顿,叹声道:“你的妈妈……已经去了黄泉,我这是送你去和妈妈团聚的。”我低声问:“叔叔!黄泉在地下吗?”马匪点点头,然后继续填土……。死亡,对于那时的我没有什么概念,恐惧,是因为见不到妈妈,既然知道了妈妈的去处,我更期盼叔叔们将我快一点埋掉,于是我不再哭闹,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多年疑惑33——《一世俗缘修真虚》上

黑暗中,我看到了妈妈,悲喜交加地扑进妈妈的怀里,心想着,再也不离开妈妈了,妈妈拉着我的手走向前面的光明,光明之处传来一阵阵的幽香,那种幽香让人舒服至极……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这是一间简陋却干净至极的屋子,屋内明亮,柔和的阳光洒在屋内的石砖上,一股股和梦中一样的幽香使我迷醉(后来知道那是檀香的味道)有人在窗外扫地,发出有节奏的唦唦声,一切是那样的安详……“这里就是黄泉吗?妈妈应该就在这里的吧?”我心正想着,门开了,一个穿着破旧僧袍的尼姑手里端着一碗白粥,缓缓向我走来,我起身依靠在床头,打量着来人。听妈妈说过,这样打扮的人叫尼姑,我们应该叫她们法师,可是这法师和妈妈长得也太像了吧,除了衣服和光头还有脸上的些许沧桑之外几乎和妈妈一个模样。我怯怯地问:“法师,这里是黄泉吗?你是…妈妈吗?”法师和妈妈一样慈爱,将粥碗放到床头,坐在床边,抚摸着我的头,轻声道:“这里不是黄泉,你的妈妈也没有去黄泉,她离开了,这一世不会回来了。”知道以后见不到妈妈了,我想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法师的面前我感觉不到太多的悲伤,总觉得妈妈就在身边一样……。

这里是座古老破旧的寺庙,虽然破旧却非常的干净,香火气息也很浓郁,寺庙很小,只有一间大殿和五间禅房……法师只有6个女弟子,弟子们没人知道法师的名字和年龄,他们叫法师为师傅,我也跟着叫师傅……每七天师傅带弟子们都要去外面修行,我也跟着去,所谓修行,就是要走好远好远的路,几天以后才能回来,修行对于我来说就像是郊游,虽然清苦,却乐此不疲,因为妈妈一样的师傅就在身边。在修行的路上,遇到死去的动物或者牲畜,我们会将他们埋掉,然后做一个小法事,遇到有病伤残之人,师傅都会出手相救,谁家有喜事丧事,师傅也会免费为他们祈福,我们露宿街头,田野,山林,民居的屋檐下,露宿在星空中,睡在师傅的怀里……修行中使我最开心的就是去化缘,因为可以和师傅一起去,和师傅一起去的代价就是要扛着禅杖,禅杖很重,师姐们说是锡做的,我的个子很小,需要双手捂住禅杖的长柄,将另一头抗在我瘦小的肩头,虽然很累,肩头常被磨得红肿,可是我却很开心兴奋,因为可以和妈妈一样的师傅在一起。师傅很受人尊敬,十里八乡的人们几乎都认识师傅,化缘时,只要走到村口就会有乡民跑向村内,大喊着“大师来啦!大师来化缘来啦!”那时候我感觉很自豪,腰背不自觉地挺起,感觉头上的羊角辫都挺立了起来,扛着禅杖滑稽地跟在师傅身后。师傅化缘只接受食物,拒绝钱财,更不会索要香火钱,寺里经常会来一些村民,带着工具,免费修葺庙墙,屋舍,甚至为佛像挂金……。

多年疑惑33——《一世俗缘修真虚》上

这一天,大殿里似乎很庄重,师傅坐在前面,师姐们围坐在师傅周围。师傅招手将我唤到眼前,严肃地问:“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我愣在原地,感到莫名的哀伤,我左右看看师姐们,然后悄悄的将头靠近师傅的耳朵说,怯怯的问:“师傅,拜师之前,我可以偷偷地叫你一声妈妈吗?”然后我回到原地,抬头用祈求的目光盯着大师,憋着嘴,努力的不让自己流下更多的泪水。良久,师傅睁开眼睛,师傅的眼眸就像深邃的星空,似有道道流星划过我的心田,师傅盯着我慈声道:“妈妈,师傅,俗世的称呼罢了,如果愿意,你可以永远叫我妈妈。”下一刻,我已经扑进了师傅的怀中,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我有妈妈了……”幸福甜蜜的泪水浸湿了妈妈的肩膀……从那天起师傅变成了妈妈……(未完待续)。

探索网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