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部队覆灭入越南

2017年4月18日07:17:17 评论 1,598

文章简介: 一九四九年十月七日,白崇禧将所部从衡阳撤回广西以后,以鲁道源第十一兵团守湘桂路正面。以黄杰的第一兵团守三江担任左翼,一部驰援黔东。以徐启明兵团守龙虎江,担任右翼。

白崇禧部队的覆灭

★赴渝调处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关系

一九四九年十月七日,白崇禧将所部从衡阳撤回广西以后,以鲁道源第十一兵团守湘桂路正面。以黄杰的第一兵团守三江担任左翼,一部驰援黔东。以徐启明兵团守龙虎江,担任右翼。张淦兵团驻平乐,荔浦整补。

十月十五日,前广西绥署参谋长张任民,前第五战区政治部主任韦永成从香港电白崇禧:“黄启汉抵港,负有和平使命,北京对广西尚留有余地,请审时度势,进行妥协。”这是刘斐于六月中南来以后,北京第二次对白崇禧发出的讯息。但白崇禧此时的心态,除了准备对历史交代以外,不作其他考虑。

十月二十六日,白崇禧召集李品仙,夏威(副长官),黄旭初(广西省政府主席),徐祖诒(参谋长),张淦(第三兵团司令)等到桂林榕湖公馆开会,商讨今后战略问题,大家均以为应确保云南,桂西南,雷州半岛,海南岛,并控制粤北,即派一个师去龙州,但后续的部署没有跟上,二十七日白崇禧即应李宗仁之邀前往重庆,一切具体措置都停顿下来了。

李宗仁为什麽邀白崇禧来渝会晤呢?原来吴忠信于十月下旬从台北到了重庆。一天,吴礼卿对李宗仁说:“现在西南面临的军事形势非常严重,为德公计,何不去电邀总裁前来重庆坐镇?”李宗仁说:“蒋先生这几个月飞来飞去,从来不要我促驾,现在为何要有此一举?”

吴忠信不能自圆其说,就亮出他的底牌,要李宗仁知难而退,并参与对蒋“劝进”。李宗仁一闻此言,不禁勃然大怒说:“礼卿兄,当初蒋先生引退要我出来,我誓死不愿,你一再劝我勉为其难,后来蒋先生在幕后控制,把局面搞垮了,你们又要我来『劝进』,蒋先生如果要复职,那就复职好了,我没有这个脸来『劝进』。”

李宗仁将此事提出来同白崇禧商量,白氏经过这几天同张群,朱家骅进行了一连串的接触。十一月二日晚上,请李宗仁约一些高级幕僚李汉魂,刘士毅,邱昌渭等到上清寺102号官邸会齐,听取他的建议。刚巧程思远于是日从香港飞抵重庆,也参加会议。

开会时,李宗仁问程思远:“香港有什麽消息?”程氏说,最近蒋廷黻(国民党政府驻联合国首席代表)给顾盂余写信,告诉他下面几件事:蒋廷黻发起要成立中国民主党,要顾盂余共同推动。美国国务院在十月初召开了一个圆卓会议,商讨新的对华政策,由负责起草《中美关系白皮书》的无任所大使杰赛塞主持。会议分两组进行,其由对外政策协会罗申格和拉铁摩尔负责召集的一组,主张美国立即承认新中国,杰赛塞站在该组的立场。至于由共和党人史塔生州长召集的一组,则认为应静观一个时期再行制定新的政策。艾奇逊将此问题提出与司徒雷登商量,后者主张应暂订一个过渡时期的对台政策,为了配合国务院既定的不援蒋之方针,台湾地方政权应由陈诚交出,由吴国祯负责。而以后者作为支援的对象。蒋廷黻了解到这些情况,所以立心要成立中国民主党,使它成为国民党的反对党,而企望最终能够代替国民党。另外蒋介石邀胡适返台,向他征寻如果前者复职可能引起美方什麽反响,等等。

探索网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论持久战》:指引抗战胜利的灯塔 历史解密

《论持久战》:指引抗战胜利的灯塔

巍巍宝塔山,悠悠延河水。初冬的延安在微寒中肃立。80年前,在陕西省延安市凤凰山脚下一孔普通的窑洞里,一本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小册子”——《论持久战》孕育而生,进而对全国的...
小诸葛白崇禧为什么死于“马上风”? 野史秘闻

小诸葛白崇禧为什么死于“马上风”?

在国共对战史上,最会打仗的不是林彪,而是有着“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且不说,台儿庄战役重创骄横的日军,就连1940年代末的国共内战,白崇禧也将林彪的四野打成惨部,其军事指挥才能可谓杰出。白崇禧若不是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