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烧了山洞 学者救了一个不能穿无尽绸缎的奥库莫

2021年4月3日07:43:10 评论 3

村民们烧了山洞,学者救了一个不能穿无尽的丝绸和缎子的奥库莫

唐朝永镇年间,一个叫白丹明的穷书生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他父母早逝,他孤身一人。他心地善良,诚实,不假思索。

这一天,一个樵夫慌慌张张下山,说洞里有个妖怪。他带着柴火下山,在山洞里休息。突然,他听到山洞里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好奇之下,他拿着火把走进山洞,走到洞底。他发现山洞顶部漂浮着几个黑色的影子,吓得他赶紧下山。

后山有一个山洞,有几百年的历史,叫盘思洞。一直有传言说那里住着妖怪,但没人亲眼见过。现在,樵夫亲眼所见,说得生动可怕,引起了很多恐慌。后来村民们达成一致,决定烧盘丝洞,避免以后再有麻烦。

第二天中午,太阳正旺,太阳最盛,阴最衰的时候,村民们带着柴火和油脂来到山洞,把它们扔进山洞,点燃了火焰。那时,火焰熊熊,烟雾遮住了太阳。很快,传来奔跑的声音和惨叫声。

白丹明闲着没事,去观光了。突然,一阵奇怪的风吹来,使火焰闪烁,人们睁不开眼睛。白丹明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袖子上。他定睛一看,是个奥库莫。蜘蛛有鸡蛋大小,四肢细长。他们四肢上的绒毛已经被烧掉了,他们正带着烧焦的气味死去。

白丹明知道奥库莫逃出了山洞,他不敢说出来,怕村民认为奥库莫是怪物而杀死它。于是他把它藏在袖子里,匆匆下山。

在家里,白丹明把奥库莫放在木盒里,抓了虫子喂它。几天后,奥库莫显然康复了,爬出木箱,消失了。白丹明也不以为意,收起木箱,安心学习。

转眼间大半年过去了,这一天晚上,白丹明正在看书,突然传来敲门声。当他打开门时,他惊呆了。门外站着一个嘴带微笑的女人,美若天仙。月光像水银一样落在她身上,发出柔和的光。

女子看到白丹明蹲在当地,不知所措。她笑着说:“小女人深夜来访,有点唐突。郎军不会不受欢迎。”

白丹明醒了,赶紧请她进屋。女人坐下来,讲述她的故事。她自称是-胡家的丫鬟。——胡垂涎她的美貌,多次试探她,她都拒绝了。但是第一任妻子嫉妒,经常骂她,鞭打她。她受不了了,所以今晚逃走了。

青思含着泪说:“小姑娘听了郎先生的好意,所以来投靠你。请接受她。如果郎军拒绝,这个小女人就没有人陪伴,只有一条死路。”说着,低头抽泣起来。

白丹明看到他脸上挂着泪珠,像梨花落雨,觉得可惜。他立即答应收留她并娶她。青丝喜出望外,当晚就和白丹明成了亲。

青苔从不出门,白丹明也很少看人,所以没人知道白丹明娶了老婆。青苔让白丹明买了个纺车,日夜在家纺纱。

青苔纺出来的纱线颜色鲜艳,白丹明拿到市场上很快就卖完了。过了半年,家里攒了些钱,青思让白丹明把房子翻修一下,腾出一间大房子,买台织布机。

织布机买来后,门锁着,没有苔藓进来。过了一个多月,青丝进屋,拿出十几匹绢布,让白丹明拿出来卖,大家争相购买。一年后,白丹明发家致富,不再是以前的穷秀才。

有一天半夜,白丹明偶然醒来,发现苔藓不在身边。他起身走出卧室,来到院子里,发现一盏明亮的灯从织布机房里射出来。他心里叹了口气:“原来青思晚上加班织布,真是贤妻啊!”

白丹明走近窗户往里看,却惊呆了。他看见几个年轻的女人坐在房间里,纺纱织布。他猛地打开门走了进去,但只有莫斯一个人。他怀疑地问,莫斯笑着说他瞎了。

白丹明心里怀疑苔不是普通人。他听说酒能显出本来面目,就把酒倒进茶杯里,让莫斯喝。青丝不知不觉喝了一口酒,头晕目眩,变成了奥库莫。

青思醒来,对白丹明说:“既然你知道了我的本性,你的命运就完了。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原来莫斯就是白丹明救下的奥库莫。为了报答她的恩情,她来做白丹明的妻子,帮她发财。

青思原本是盘丝洞的蜘蛛精,躲在洞里修炼。村民放火烧盘丝洞时,她受了伤,被白丹明救出。那些在屋子里编织的女人都是蜘蛛精。每天晚上,他们都来帮助苔藓旋转和编织。

说完,青丝消失。白丹明后悔了,但为时已晚。他打开织布机的房间,却发现里面全是绸缎,他一辈子都不能穿。

白丹明有一次去盘丝洞喊苔藓,盘丝洞没有蜘蛛,也不知道它们搬到哪里去了。

这个民间故事采用了蜘蛛精的元素,就是用比喻劝人向善,绝不与封建迷信相匹配。

欢迎大家关注点赞留言评论,每天都有更新,明天见!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探索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