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2021年7月12日18:12:39 评论 2

张左林父子的过去|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一百垧地算作富户,张作霖有二十万垧地

拥有一家商号算作财主,张作霖的商号遍布东三省

有一处矿厂可富甲一方,张作霖有上百个矿厂……

一个人的政治崛起往往伴随着他的经济繁荣。张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马前卒一路爬到了割据一方的“边关大员”,最终登上了北洋政府最后一任国家元首的宝座。他自己也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一跃成为北洋时期首屈一指的百万富翁。根据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视日报》所列的财产清单(基本相当于现在的《福布斯》清单),北洋军阀时期,71个官僚军阀的私有财产总额达6.3亿元,而仅张一人就占了5000万元,位居第一。那么,从1902年被清廷招兵买马到1928年在皇姑屯事件被炸,张左林短短26年积累了多少钱,又是如何获得这些巨额财富的呢?

北洋首富到底有多少家产?

关于张到底有多少财产,众说纷纭:据《民视日报》统计是5000万元,但有人说是9000万元,也有人说高达1亿元。我们无法核实这些具体数字是否准确。事实上,就连张自己也可能很难知道他财产的确切数额。我们只能从一些零星的史料中猜测民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军阀到底有多有钱。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张时期,东北地区是独立的海关。作为东北最高行政长官,他其实是东北的土皇帝。因此,对于张,往往很难区分个人私人财富和公共财富。本文只能从社会对张家私人财富的认可上做一个粗略的统计。

房地产。早在中安宝时期,张就建造了一座大型的居民楼。1905年,他在新民府又买了一套豪宅。1915年,张在奉天城站稳脚跟后,就在南门辉煌老宅的基础上,修建了三合一四房。这所房子是根据王宓的规格建造的,非常豪华。此后,随着权力的提升,他先后在东院建起了中西合璧的小青楼和罗马风格的大青楼。院外建帅府办、汴业银行楼,凤北建北陵别墅,五景街一带为五福人寿、六夫人马月清建豪华三层洋楼(现沈阳物资局、沈阳安监局所在地)。当张被炸身亡后,他的房产不仅遍布东北,还在和天津购买了一些别墅和住宅。比如电影《南京!南京!》里,拉贝先生的办公楼是用张第四夫人的住宅做的。据1949年沈阳市房产局户籍科不完全统计,仅沈阳张家房产就有10多栋楼,409间平房。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房地产。张在北镇有1100多块地,在黑山有500块地,在通辽西有12.6万块荒地,在辽河有4.5万块荒地,在黑龙江有近2万块地。20世纪20年代,东北北部交通门槛好、土壤肥沃的土地市场价高于50元。按最低50元计算,这20万块地价值1000万元。这些土地在张都没有闲着,而是租给了农民。当时租金一般是每租1石到2石不等。姑且按1.5石算,他20万元每年能收300万石,每石460斤,300万石就是1.38亿斤。

银行存款。1925年底,郭松龄背朝朝拜时,日本人曾调查过张的财产。“查出张在奉天外存入的现金,即朝鲜银行400万,银行200万,天津1000万,上海汇丰银行1000万。”“奉天‘满银’和‘郑龙’银行存票数量分别为100万元和150万元。”鉴于日本发达的情报系统,我认为这组数字应该是准确的。单从这些银行,我们就可以看出张的存款,也就是流动资金,至少是2850万元。但这只是张名下的一笔存款。恐怕会有很多存款以妻子和孩子的名义。

工业。张氏家族在东北各地设立了三家畲族连锁店,涉及典当行、粮库、油坊等。分布范围遍布三省,大大小小几十个。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以个人名义或张学良投资的矿山有八道壕煤矿、鹤岗煤矿、中兴煤矿、西安煤矿、富县抚州煤矿、兴城县榆树沟煤矿、兴城市富尔沟煤矿、阜新煤矿、蛟河乃子山煤矿有限公司、丰福印石矿公司、永兴铁厂有限公司、海城大岭滑石矿、吉安县马宝金矿、铁岭县东木郑阳金矿

张投资或出资的工商企业有:大亨铁厂、大冶铁厂、轮船有限公司、宁古塔电站、恒源丝绸厂、窑公司、奉天纺纱厂、霸王寺碱厂、惠林火柴公司、大厂兴军衣村、畲族军衣村、奎胜乡军衣村、奉天东方粮库、奉天公司灰店、天津恒源纺织

此外,张氏家族在妻子、子女或亲信名下还有一些房产、土地和商号。张恐怕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样的财产是多少。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其他材料中散落的一些数字中找到一些佐证。郭松龄与冯反目,张引二十七车,准备南逃

满载着金银财宝,送日本南满站货栈保存。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私产仅被日军抢取的金银一项,就价值2. 5亿元,而张学良主政东北不过三年时间,因而大部分都应该是张作霖时期积累下来的,从中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出张氏父子个人经济实力已强大到何种程度。

那么,张家这些财产都是如何取得的呢?

第一桶金——发剿匪财

张作霖早期可以说是不名一文。直到他办保险队开始,手头才宽裕了点,但这也仅限于养家糊口,谈不上富贵。日子清苦到什么程度呢?张学良出生后,赵氏没有奶水,只能喂孩子高梁米汤。试想一下,但凡稍微有点钱,能让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吃这个吗?

但是,这种情况从张作霖接受清庭招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作霖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剿匪。接受招抚后,张作霖即平定了五大哨匪帮,各帮的金银财宝全部落入他的囊中。其后,清政府又以剿匪有功赏他白银1000两,这样,一次剿匪使张作霖得到了双份收入。1904年日俄战争,张作霖左右逢源,周旋于日俄两军之间。为了拉拢他,日俄双方都送给他不少的经费和赏金。这个时候张作霖到底发了多少剿匪财和战争财,我们无法统计。但有一件事可见一斑,他为讨好顶头上司张锡銮,曾一次送给张20000两白银。

1907年,张作霖奉命剿杀了辽西巨匪、自己的结义兄弟杜立三。杜立三在辽西经营多年,家财丰厚,此战仅缴获的枪支弹药和物资就装了几十大车。更加让张作霖大为兴奋的是,在杜立三老巢还挖出了数百缸的白银。张作霖将这些财物大部分据为已有,仅将其中的一小部分上缴省防军营务处。而清政府为表彰张作霖“大义灭亲”,除晋升其为奉天省巡防营前路统领外,还赏给他白银2000两。

1908年,徐世昌派张作霖赴大漠剿除蒙古叛匪。在这次围剿行动中,张作霖已不仅仅满足于战利品,头脑灵活的他乘机做起了军火买卖。他这军火买卖做的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低价买高价卖,他是一分钱不花收缴来,再高价卖出去。然后,再缴再卖,如此循环不已。张作霖手中的黄金、白银、珠宝、外币如辽河水般滚滚而来。

先当地主再当资本家

张学良晚年接受采访时曾与记者有一段对话:“东北老百姓一直怀念我们张家父子,因为,我张家父子从不刮地皮。”

“那钱从哪里来呢?”

“粮食丰收时大量收购,冬天再高价卖出去。”

“那收购的资金从哪里来?”

“从官银号拨用。”

张作霖崛起之时,适逢东北当局放丈伊始。凭着手中的大量钱财,张作霖以极低的价格,豪取了大片土地。早在1908年剿匪时,张作霖就乘省府丈放土地,开垦荒地,在达尔罕亲王、博克图亲王、科尔沁亲王手下,套购一大批土地。1914年起,奉天省开始丈放国有土地(即放官荒),并颁布了《国有荒地承垦条例施行细则》,张作霖又乘此之机得到了许多土地。此外,随着张作霖势力的越来越大,一些人为了巴结他,免费赠送给他大片的土地,使张作霖迅速成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地主。

但是,张作霖并不满足于对土地的占有,颇具经济头脑的他早在新民府时期就用攫取来的钱财投资兴办了一家三畲油坊。由于经营得法,这家三畲油坊成为他以后经商发财的基础产业。在此后的几年中,他是人走到哪,商号就开到哪。1908年,张作霖奉命前往松辽平原剿匪,他的三畲油坊、三畲当铺、烧锅坊便在郑家屯开设起来。1912年,张作霖进入奉天,奉天城内也就先后开设了三畲粮栈、三畲当。在短短十余年之间,张作霖所经营的三种商业(即:油坊、典当、粮栈)就形成了规模,新民、法库、铁岭、开原、大连、海城、辽阳、黑山、大高坎、八角台、台安、中安堡和姜家屯等地,都有三畲油坊分号、三畲粮栈和三畲当的分号,计有大小商号数十家之多。一时之间,三畲号成为东北地区最大的“连锁”企业。

其中规模最大、买卖最兴旺的要算三畲粮栈。这个粮栈在奉天皇姑屯车站附近,离若干年后张作霖被炸死的地方不远。三畲粮栈以经营军粮为主,它的买卖之所以兴旺,就在于此。从张作霖当上27师师长起,此后十几年间,张作霖几十万大军,每年的粮草供给统由三畲粮栈所垄断。除粮食以外,三畲企业还兼营许多军需用品,如军队所需的服装、马具、灯具、皮革、医药等等。这样,三畲号实际已成为奉军军械品的垄断供给商。这种垄断的、稳定的供给关系,使张作霖不费力地就赚取了大笔钱财。

张作霖在完全控制了东三省的军政大权后,还创办了祥钱号、三畲合银号等钱庄。他的三畲合银号发行私帖,私帖类似于现在的支票,但其发行全属商家行为,以该商家信誉为保障。张作霖发行私帖数额之大,在东三省内无第二人可与之匹敌。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作霖是东北边疆大吏,因为这个特殊地位,他的商号在税收等方面自然会享受种种优惠。但张作霖深知,生意要做得红火,仅靠特权是长久不了的。于是,他挖掘了一大批善于经营之人替他打理这些生意,从而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见缝插针,有利就钻

随着张作霖地位的提升,眼界的放宽,他已经不满足于出租土地、开个油坊这样“小打小闹”的生意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机,我国民族工业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喘息之机。这一时期,投资企业利润丰厚,吸引了无数军阀竞相投资。向来极具投资眼光的张作霖也发现了这一商机,于是,从上世纪20年代起,他又投资于工矿等近代企业,大发其财。他的投资分布范围极广,除东三省外,在山东、直隶、天津、北京等地也都有他投资的企业。从投资领域来说,更是涵盖了各行各业,有煤矿、滑石矿、铁工厂、纺织业、银行业等等;而从投资额上说,与同时期其他军阀的个人投资相比,也是数目巨大,一般都在数十万元以上。

为了挤进这些近代企业,张作霖是见缝插针,有利就钻。1919年,由直系的大头目曹锟、曹锐(直隶省长)控制的天津最早的纺织工业——恒源纺织有限公司筹备成立。为了挤进这家全国有名的新式工厂,张作霖参与了公司的发起。但曹锐对张作霖了解甚深,知道他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儿,深怕张的股份太多,将来会独吞了这家企业,对张的投资加以限制。张仅以海城三畲堂的名义,投入500股 (每股100元)。

同年,他以30万元借给政记轮船公司,并以东北官商名义,加股200万元资助张本政渡过难关,获得从日本等地运送军火或物资的特权,大发其财。也是在这一年,黑山八道壕煤矿内部不和面临破产,听到风声的张作霖乘机以70万元收购了该矿,从而独占了这家大煤矿。该矿的三个井每日平均产煤250吨,一年即产煤91250吨。

当然,还有很多的实业家本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心理,找到张作霖主动要求其入股,这样既可以寻求到政治上的靠山,又可以扩大资金来源。

因此,张作霖在很多近代企业中都有股份,如在西安煤矿公司、奉海铁路、政记轮船股份有限公司、东北银行等几十余家近代工矿企业中,他都有投资,有的还是大股东。

当看到银行聚合钱财最直接、最有效时,张作霖又适时地投资于金融业。他先后于殖边银行、盐业银行、中华汇业银行、奉天裕金银行投入资金,参与股份。摸清门路后,他又着手兴办完全属于自己的银行,也就是张家的私家银行——边业银行。该银行成立之初,张作霖一次拿出5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这一时期,其他军阀对近代企业也曾投有巨资,如曹锟家族在天津恒源纺织公司投资82万元,倪嗣冲在金城银行约有90万元投资,张勋在中兴煤矿约有80万元投资。这些数字足可惊人,但与张作霖这个大手笔比起来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投入越多,回报也越大。张氏父子在边业银行的发展中得到了巨大的利润。“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仅在边业银行就掠取张家黄金47000余两。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无法明说的来钱之道

据我国围棋大师吴清源在其自传《中的精神》中写道:我的亲戚中,有一位名叫李律阁的有钱人,他给张作霖等军阀捐献过很多钱。听说有一次和张作霖打麻将,就故意输掉了50万大洋。作为回报,张作霖把北京郊外占地极大的南苑“处理”给了我的亲戚。

仅此一个事例就可以看出,这种不能明说的来钱在张作霖的财产中也是占有一部分份额的。

旧中国社会混乱,官场腐败,一旦当上官就大把的捞钱,所以很多人都想尽办法要弄个一官半职干干。历史上有两个词是常常被连在一起使用的,“升官发财”。张作霖在接受清廷招抚时,当督军署总参议问他“干吗愿意受抚”时,他也毫不讳言地答道:“升官发财。”随着张作霖在仕途上越走越顺,权势越来越大,前来巴结他的大有人在。这些人都是为了傍上张作霖这棵大树,谋个肥差。这些人有的是明着送,一遇到张家有个大事小情都是大把的花钱,像张作霖50大寿时,来送寿礼的几乎都排成了队。有的则是暗里送,例如在赌桌上输给张作霖钱。我们知道,张作霖自小就爱赌,对各种赌博方法都很精通,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所以张作霖常常在他的公馆里设赌局,据说每次输赢都很大,少则现大洋数千元,多则几万元,甚至达到数十万元。

而且,到张公馆赌钱的规矩是去赌的人钱不输光不散,也就是张作霖不赢够不散。同时张还不怕欠账,因为谁欠他的赌债,不还是不行的。如长春道尹孟秉初,在奉天输给张作霖2、3万元。孟回长春后,很久没还这笔钱。张作霖就派人到长春去要,孟秉初只好如数奉还。

但张作霖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绝不会让你白输。谁在张家输了钱,有什么要求跟张作霖一说,他基本都会满足你的要求,例如安排个肥缺、给个好处等等。

大肆敛财,只为用钱的地方太多

张作霖积聚如此巨额的财产,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如果说只是为了应付意想不到的情况,或者说是为了给子女留下一笔财富的话,那么聚敛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也就足够了。民国时期,一个人一年有个7、8百元,就足以过上相当奢侈的生活了,如有几十万元,那就一家子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尤其是张作霖生活极其简朴,据张学良晚年回忆说,“我父亲在的时候,我们不敢吃好的,叫他看见了就打。平常吃饭,厨房里就开四个菜。”那么,究竟还有什么原因使得张作霖如此疯狂地敛财呢?

首先,为笼络部下。北洋军阀的军队都是雇佣军,没有利益,任何亲密的关系都是靠不住的,任何手段的施展也都是无效的。在他们中间,钱是可以通神的。因而,为了统治的需要,军阀要经常给手下的各级军官以丰厚的赐予,让他们过上奢侈的生活,使他们肯为自己卖命。张作霖的奉系班底个个家资丰厚,吴俊升仅一介武夫,就因为靠上了张作霖这棵大树,荣华富贵紧随而来,据统计,其财产达1.5亿之多。而杨宇霆、张作相等人的资产亦在1000-7000万之间。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张作霖将奉军看成是自己的“私产”,视其为个人事业成败的根本。因而即使是对于普通士兵,张作霖也从不苛扣军饷,相反还常常破费自己的私财对其施以恩惠,让这些士兵为其效忠。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失败,张即将其在北京各银行的存款300万元之多充奉军溃兵解散费之用,每个士兵发放10元。郭松龄反奉,张作霖地位受到冲击,打发五夫人和张学良夫人于凤至,携带5万银元,到东北医院慰问受伤官兵。但到底张作霖拿出多少私财用于军队,我们无从统计。

其次,应付政治上的不时之需。第二次直奉战争前夕,张作霖为瓦解直系力量,采纳袁金铠的计策,以300万巨资贿赂冯玉祥,使冯玉祥见钱眼开,阵前倒戈,导致直系大败。

1926年7月,张作霖为感谢日本关东军协剿郭松龄,将自己在日本正金银行、朝鲜银行的存款日金500万元全部赠给关东军。同时,为感谢他的日本顾问松井七夫在郭松龄反奉期间对其的支持与帮助,张也给了他一笔巨款,松井用这笔钱在日本镰仓海滨修建了一座豪宅。

北洋时期,军阀出于各种目的,常常捐钱赞助慈善事业,赈灾救民,捐资办学等。在这方面,张作霖自然也是不甘人后。1920年山东水灾,张作霖认捐30万;1924年东三省筹集善款,张作霖捐15万元;“五卅”运动时,张又“捐廉2万元,救恤上海被英捕击毙及受伤者之家族”;1926年,张作霖接济北京红十字会高梁千石,小米6百石。在其家乡海城,张更注重收买民心,如捐金重修香火院;大水之年“先后发款贩济,活者数千家”。

 张父子往事|老张家在东北有多少钱?

应该说,这些钱算是用在了正地方上,但我们不妨算一算,这些钱与张作霖的财产相比,又占有多大比例呢?

转自张氏帅府

探索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论衡阳保卫战的意义及失败原因分析 历史解密

论衡阳保卫战的意义及失败原因分析

长衡会战是国民党抗战后期与日军所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而此役的戏眼是衡阳战役。中日双方在此鏖战47天,打得最激烈最残酷,也是国民党豫湘桂战役中关键一役。 它的失败,也导致国民党整个湖南战场的彻底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