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明朝皇帝在皇宫开妓院与宫女所扮妓女淫乐|野史秘闻

2016年10月23日00:59:11 评论 66

  【摘要】朱厚照甚至还在宫里开设了一家妓院,一些宫女扮作酒妇当炉而坐,一些宫女扮作妓女牵扯朱厚照的衣服,把他蜂拥出来,然后围着他劝酒。假如恰巧这天武宗被“妓女”们灌醉了,那么他便住在这里不走了。

哪位明朝皇帝在皇宫开妓院与宫女所扮妓女淫乐|野史秘闻

  罪人的罪与罚

  朱元璋对当朝权贵,也就是那些帝国罪人们的守法行为,有着专门的限制,对此,《剑桥中国明代史》中有段很详细的描绘:“1373年(洪武六年),皇帝命令工部起草章程凑合这些勋贵的尽职行为。这些条令是以铁券方式发布的:凡触及这些罪人、他们的家眷以及他们庄田的管事有危及管辖下人民的生活或损害王朝财政和徭役事项的行为,有特别惩罚条件来处置。例如,假如这些勋贵的庄园管事仗势欺压外地百姓,那么,他们就要被刺面,割去鼻子,财富要充公,他们的妻儿则要充军到南宁去受开释劳役的奖励。依照这些条令,任何勋贵之家凡以不义手法或不实行契约而从平民获得土地、房产和家畜,再犯者(无初犯的惩罚)应罚该罪人俸禄之半。若三犯,应停发其全部俸禄,而在犯第四次时则应将他削爵为民。任何勋贵之家假如侵占山林、池塘、茶园、芦苇沙洲、金、银、铜矿或铁工场,不管它们是属于皇帝的或公家的,犯案两次的均可宽宥。犯第三次可判死缓。犯第四次的,那就要真正判死刑了。”

  关于这种规则的优劣,《剑桥中国明代史》中也略有评价:“这种法则现实上是准许罪人们可以犯数量无限的凶残罪行而不受任何处分。但是,它们也的确限制了‘罪人’们的不违法纪的行为。这些罪人们都为皇帝的树立王朝立过功,但皇帝这时简直不能承当饶恕他们的责任了。在洪武之治的末年,许多这样的罪人被粗犷地肃清。”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哪位明朝皇帝在皇宫开妓院与宫女所扮妓女淫乐|野史秘闻

  税收不好收

  黄仁宇在他的《明代十六世纪之财政与税收》一书中,说到了明朝的税收状况:“在16世纪前期,即便完征税收80%也被以为是不错的成果。仅1570年(隆庆四年)一年,没有收下去的税银总额就超越了200万两。

  “在16世纪七十年代,张居正掌权的时分,不交税的人要被控诉,但是张居正的这种做法遭到那个时期许多人的批判,其中最知名的是王世贞。成绩的严重性在于,许多终年不交税的人多是一些富户,他们经过捐纳官职的方法来免除县官的惩罚和逮捕,那些州县官也只好将这类事情向他的下级汇报。但这样的事情上报太多,除了显示州县官的能干之外,并不会发生什么实践效果。……而且这些拖欠者非常狡诈,他们普通都会交纳一小局部税收,并不全部拖欠,同时还承诺当前会补交余额。

  “关于拖欠赋税的,政府会在一定时期内停止追征,但是拖欠了两三年之后,就无法再指望他们补交欠税了。……这些累积起来的欠税,也成为新的赋税征收的一个宏大妨碍,所以最初只能豁免。

  “一切这些都鼓舞了欠税行为。那些违法者按时征税,到后来却发现这些赋税被赦免,这无疑对下一次征税起不就任何积极作用;另一方面,征税人总是盼望着皇帝会大方,可以赦免欠税,所以也就想方设法拖欠不交。在这种状况下,不交税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

  朱元璋训宫女

  朱元璋不但本人生活很俭朴,而且对后宫的要求也十分严厉。有一回,朱元璋看见一个宫女丢下了一点点丝线,对她好一顿呵斥。之后又把一切宫女全部召集起来闭会,对她们说蚕丝得来如何之不易,老百姓如何之辛劳,官方交税又是如何之困难,指摘她们不该随意糜费。最初给她们立下规矩:再有犯者,定斩不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军队的收缩

  明朝军队的总数,洪武时期为一百五十万到一百七十万人,到永乐年间,军队人数则收缩到三百一十万人之多。

  蹩脚的政府

  黄仁宇在《明代十六世纪之财政与税收》一书中,曾说到明朝政府的人员装备状况:“明代的文官很少,1371年(洪武四年),中央官员的总数仅为5488名,即使在16世纪晚期,各个部门的规模曾经很分明地扩展了,但整个帝国的文官人数也仅为20400名,吏员总数虽然到达51000名,但其中既包括供职于文职衙门的吏,又包括供职于军队的吏。”“可以揣测他们中只要30%受雇于府县的衙门,这些人员分属于1138个县,这意味着即使是最大的县也不会超越30个有薪俸的地位,小县就更少了。这些无限的人手要担任中央上一切的行政事务,包括税收、审讯、治安、交通、教育、公共工程和社会赈济等,这些事情绝不是复杂易办的事。应该晓得,明代的官员们除了要实行许多礼仪性的职能外,而且在16世纪前期,他们公文之繁琐,即使按古代的规范来权衡也是相当繁重的。”

哪位明朝皇帝在皇宫开妓院与宫女所扮妓女淫乐|野史秘闻

  荒唐的武宗

  明朝宫中设有尚寝一职,专门担任皇帝早晨寝卧之事,另有文书房内官担任记载皇上临幸状况,并记下临幸的日期,以待日后查证。武宗朱厚照即位后,便把这一套全都取消了,开端遍游宫中,随处止宿。他还穿着从市上买来的衣服,头戴瓜皮帽,在宫中嬉戏,就图一个乐子。后来还嫌不过瘾,便兴修了豹房新宅,将天下美女集中起来,恣意玩乐。

  朱厚照的荒唐远不止这些,他还模拟宫外的市场,在宫内开设了宝和、宝延等六个店铺,然后本人扮作生意人,手持算盘、账簿,在店铺里还价讨价,吵喧嚷嚷。为了维持市场次序,朱厚照特设市正一名,专门担任管理市场、调停买卖纠纷。朱厚照甚至还在宫里开设了一家妓院,一些宫女扮作酒妇当炉而坐,一些宫女扮作妓女牵扯朱厚照的衣服,把他蜂拥出来,然后围着他劝酒。假如恰巧这天武宗被“妓女”们灌醉了,那么他便住在这里不走了。

  轮到本人了

  于永常常给武宗朱厚照引见、发掘美女,供他享用,后来有人通知朱厚照,于永的女儿姿色非凡,朱厚照便想召其女儿入宫。于永没想到这事有一天会落在本人头上,于是把本人的女儿藏起来,反把邻居家的女儿冒充本人的女儿送入宫中,朱厚照见了果真十分称心。于永惧怕事情泄露,后来伪装风瘫,出京养老去了。

  失宠得宠

  平虏伯江彬私下里通知武宗朱厚照,说都督府马昂的姐姐天生丽质,美貌特殊。马昂的姐姐其时早已嫁人,且有了身孕,朱厚照不论那一套,派人过来就把她接到了豹房。马昂的姐姐不但长得美丽,而且擅长骑马射箭,还懂胡乐,朱厚照很是喜欢,于是马昂也跟着发了家。朱厚照不只升了马昂的官,还赐给他一座位于太平仓东边的宅第,内廷中的太监见了马昂,都管他叫舅舅。朱厚照还常常带着几团体骑马去马昂家喝酒,有一天喝到半醉时,朱厚照非要马昂的小妾过去陪酒,马昂的小妾不情愿,便推托说生了病,朱厚照大怒,站起身来拂袖而走,从此马昂便失了庞。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哪位明朝皇帝在皇宫开妓院与宫女所扮妓女淫乐|野史秘闻

  红牌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命令工部制造红牌,上边刻上劝诫晓谕后妃的词句,悬挂在宫中,以严肃后宫的次序。红牌中规则,皇后的权限,仅限于后宫之中,后宫以外的事,丝毫不得干涉;后妃女官的供应,以及宫中的各项费用,都要先由宫官的首长上报,然后发往内宫监复奏,最初才干到户部支付。假如宫官的首长不上报,而私自去户部支付的,要严肃处置;命妇只要庆典节日才可以进宫拜见,无事不许入宫,皇后嫔妃也不许随意接见命妇;但凡天子及亲王的后妃宫人等,一定要选择良家男子,按礼聘娶,不拘泥于处所,不能承受大臣的送进。等等。

  请母亲帮助

  田贵妃为崇祯皇帝朱由检弹琴,朱由检大受感染,心境很酣畅,就对周皇后说:“皇后难道就不能弹上一曲吗?”周皇后道貌岸然地答复:“妾本是儒家,只晓得养蚕织布罢了,不晓得田贵妃跟什么人学习的指法?”朱由检也起了狐疑,于是追问田贵妃,田贵妃答复说是母亲教的。过了几天,田贵妃恳求将其母亲召进宫来,等朱由检再降临幸时,便有意有意地让她母亲弹了曲《广陵散》。朱由检听了,想起前几天田贵妃说过的话,心里完全豁然,还重重恩赐了她的母亲。

  繁重的担负

  明朝的宗室,全部吃国度的俸禄,于是宗禄就成了国库的一项繁重担负。到了万历年间,这种状况愈加好转。事先全国每年供应到京师的粮食是400万石,而诸府的禄米是853万石,就是都供给诸府,还缺多一半;河南留存的粮米是84.3万石,宗禄米是192万石,差了一半还多;山西留存的粮米为152万石,宗禄米则是312万石,也差了一大半。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历史解密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19、20世纪之交的日本八幡制铁所全景。  在许多日本人看来,一批该国工业革命时期的遗址被纳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代表了对其现代化成果的肯定。但与此同时,就这些工厂和矿山在奴役外国劳工方面所扮...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