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史料承认高丽太祖王建是汉人|野史秘闻

2016年10月18日12:31:16 评论 166

中韩史料承认高丽太祖王建是汉人|野史秘闻

  高丽不但是中国属国,而且高丽太祖王建也是汉人后嗣。见史长乐《唐明宗披露了高丽太祖王建的族籍》,《西南史地》2007年第3期。以下是文章摘要

  据史书记载,后梁贞明四年(918),王建取代弓裔称王后,其所树立的高丽政权,尚未同后梁树立从属关系,后梁便于王建称王六年(923)就沦亡了。至王建称王九年(926)、十年和十五年(932),高丽相继三次遣使后唐,奉献方物。在第三次遣使进程中,后唐明宗正式宣布:“以权知高丽国事王建为检校太保,封高丽国王,”单方正式确立了从属关系。翌年三月,唐明宗命王琼、杨昭业为册封使,抵达高丽,直接向王建宣诏授封。《高丽史.太祖世家》十六年(933)详载了此诏书的内容。..“其二,又诏曰‘卿(指高丽国王王建)长淮茂族,涨海雄蕃。...。’”

  由此可以判定:王建的先祖为(中国)淮河流域的名门望族,王建自己为淮河流域汉人的后嗣。

  王建祖籍长淮,不独唐明宗知晓,宋太宗也有所掌握。太平兴国七年(982),宋太宗封高丽成宗为“检校太保、玄菟州都督,充大顺军使,封高丽国王。”雍熙二年(985),又加封成宗为检校太傅,遣翰林侍书王著、侍读吕文充,前往高丽加封。加封诏书上称:“贤臣..永茂长淮之族。”

  宋太宗此举诏文的呈现,恰恰与唐明宗诏文中的“长淮茂族”相互印证、前后照应,使主证(指次要证据)有了旁证。从而使王建的祖籍在中国淮河流域成为铁案,无须置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中韩史料承认高丽太祖王建是汉人|野史秘闻

  李氏朝鲜时期的正宪大夫郑麟趾,在《高丽史》卷首之《高丽世系》中称:“高丽世系,史阙未详”。接上去引《太祖实录》称:“即位二年(919),追王三代祖考,册上始祖尊谥曰元德大王,妣为贞和王后。懿祖为景康大王,妣为元昌王后。世祖为威武大王,妣为威肃王后。”郑麟趾大段引录金宽毅《编年通录》所载王建祖先的荒怪传说,将其先祖追至第六代。

  称“有名虎景者,自号圣骨将军,自白头山(今长白山)进历至扶苏山左谷,娶妻家焉”,并“以猎为业”。后虎景遭遇猛虎,斗而遇险,又遇山神寡妇,结为夫妻。但“虎景不忘旧妻,夜常如梦来合,生子曰康忠”。康忠成人后,娶西江穷人女具置义为妻,生二子,长曰伊帝建,次曰宝育。宝育出家修道,“尝梦登鹄岺,向南便旋,溺溢三韩山川,变成银海。明日,以语其兄伊帝建。伊帝建曰:‘汝必生支天之柱’,以其女德周妻之”。又有新罗术士,见宝育所居木庵曰:“居此必大唐天子来作婿矣”。后德周生二女,长名失载,次曰辰义。唐玄宗天宝十二年(753年),时为太子的唐肃宗,曾隐姓潜邂至松岳郡,投宿宝育家,自称为大唐贵姓。

  宝育“认是中华贵人”,令其女辰义“荐枕,留期月,觉有娠”,生作帝建。王建称王后,尊宝育为国祖元德大王,其女辰义为贞和王后。作帝建遇西海龙王,遂纳龙王长女翥旻义为妻,生四男,长曰龙建,后改曰隆。后王建追作帝建为懿祖景康大王,龙女翥旻义为元昌王后。隆路遇一男子,貌似梦中所见之美人,“遂与为婚,不知所历来,故世号梦夫人,或云以其为三韩之母,遂姓韩氏”,生子名曰王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中韩史料承认高丽太祖王建是汉人|野史秘闻

  最初,郑麟趾在卷末《论曰》中称:金宽毅所记唐肃宗等事,“皆无所据,缺乏信也。况龙女之事,何其荒怪若是之甚邪!”又贬低金宽毅“乃毅宗时微臣,且去太祖260余年,岂可舍事先实录而信后代无稽杂出之书邪!”完全持否认和轻蔑之态度。这种既引述之,又否认之,不外乎是强调“史阙未详”,白费诘问。在《高丽史·太祖世家》中,郑麟趾仅称太祖姓王氏,讳建,字若天,松岳郡人,其父为松岳郡沙粲,母韩氏。余者一概无从知晓,持续令人如坠云海烟雾之中,百思不得其解。

  郑麟趾无从考稽王建先世,而金宽毅所记王建先世的荒怪神话传说,显然是新罗人或王氏高丽人的传说,与久已沦亡的高句丽人不沾边沿。退一步讲,按金宽毅所说,虎景自长白山进历到扶苏山,即由高句丽故地到新罗。但至王建时,已是第七代人,即虎景—康忠—宝育—辰义—作帝建—隆—王建。王建生于新罗宪康王三年(877),按通常30年为1代计算,王建生前180年前后,为虎景生活年代,相当于新罗圣德王执政时期(702一737)。此时长白山已为渤海国疆域,仍与高句丽无涉。况且按封建社会以父系为主体的血缘观,辰义为王建的曾祖母,而宝育、康忠、虎景3世,皆为王建的外家,或称作外戚,非父系血缘,岂有以外家为祖宗者欤!而“唐之贵姓”,当是其曾祖父,如此这般,王建又非姓王。真是越细追查,越显混乱,越与高句丽不沾边。

  王建身世为何如此虚无缥缈,难道真的无人知晓,还是有意避讳,从其定国号为高丽来看,是在尽量摆脱与新罗的统属关系。此前,虽有的学者依据松岳郡的地望和历史演化进程,揣测王建及其先世,很能够是乐浪郡的汉人。但因缺乏相关证据,难成定论。同时,按金宽毅和郑麟趾所记王建先世,皆不言其姓氏。古有避其名而无讳其姓的通例,为何不言其姓?权且按金宽毅所记,其曾祖为唐之贵姓,而其祖则为未婚而孕的私生子,故而不知其父姓。在封建礼教制度下,此为难于启齿之事,故而呈现“史阙未详”的为难场面。但是,这也是一种推测,缺乏采信。按金富轼《三国史记》所载,王建生于新罗,善于新罗,称王于新罗。归根究竟,只能将王建及其父辈认定为新罗人,非是高句丽遗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历史解密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19、20世纪之交的日本八幡制铁所全景。  在许多日本人看来,一批该国工业革命时期的遗址被纳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代表了对其现代化成果的肯定。但与此同时,就这些工厂和矿山在奴役外国劳工方面所扮...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