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蛇蝎美人的传奇一生|野史秘闻

2016年10月23日09:24:53 评论 86

  她本是天真烂漫的清朝格格,却生逢乱世,被送到日本长大。她本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动人,却在少女时遭遇剧变,性格大变。从此只爱短发戎装,女扮男装,性情更是变得乖张暴戾,成为日本特务,用其美貌周旋于中国高官政要之间收取情报,最初被处于枪决,一代才子就此香消玉殒。这样传奇般的人生还没有彻底完毕,数年后有人爆料当年被处于枪决的"西方魔女"川岛芳子并没有死,死的只是其替身。她自己不断活到1978年才病死。一工夫川岛芳子假死从说纷纭,关于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的各类文章曝光。事情真相终究如何?不如随小编一同感性剖析川岛芳子死亡之谜。文章底部有关于“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的视频,敬请观看。

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蛇蝎美人的传奇一生|野史秘闻

  川岛芳子的童年

  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个女儿。字东诊,寓意为“西方的珍珠”1912年清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她送给日自己川岛浪速做养女,她有了一个为人熟知的日本名字——川岛芳子。芳子被送到往日本后便承受军国主义教育。并从川岛浪速那里承受到政治、军事、情报等多方面训练。长大后的川岛芳子思想举止已日本化,且容貌娟秀,亭亭玉立,但尔后的遭遇却极为不幸,甚至令她终其终身都无法遗忘所遭到的欺侮。她曾为此亲笔写下一首《谢世诗》:“有家不得归,有泪无处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诉向谁。”

  出其不意的是,川岛芳子的养父竟然对出落的亭亭玉立的芳子动了邪念,还无耻的对芳子的哥哥爱新觉罗·宪立说:“你父亲肃亲王是位仁者,我是个勇者。我想如将仁者和勇者的血液结合在一同,所生的孩子必定是仁勇兼备。”他希望宪立赞同他娶川岛芳子为妾。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1924年,17岁的川岛芳子被养父强暴。悲愤异常的她在手记里控诉道:“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远清算了女性!”次日她头梳日本式发髻,身穿底摆带花和服,拍了张少女诀别照,从此剪了个男式分头,与女性身份彻底“诀别”。

  川岛芳子的少年时期充溢灰色与压制,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以及被养父强暴的阅历让这个本该是明眸玉肤、出水芙蓉的皇室公主变得性情乖张、放纵不羁,甚至在上课时会溜出学校扬鞭笞马,逐步构成了有些畸形甚至疯狂的性情。川岛芳子长大后时常女扮男装,痴迷于各类剧烈的“男性运动”,以为这样做是“永远摆脱了女性”。

  事发数日后,芳子向亲人控诉了川岛浪速的无耻行径,把川岛浪速奸污本人的事公之于众。此时芳子的生父肃亲王已谢世,哥哥爱新觉罗·宪开和爱新觉罗·宪东也寄养在川岛家,他们决议写信给国际的兄长爱新觉罗·宪立讯问对策。但是宪立接到信后却急忙表示:“如今决不能和川岛浪速地下分裂,希望妹妹一定鼓起勇气生活下去。川岛浪速会做适当反省,设法处理曾经发作的事。”果真川岛浪速为协助芳子尽快恢复安康,将其送到鹿儿岛暂住。尔后宪开考进了东京陆军士官学校,分开了川岛家。家中只剩下川岛浪速、宪东和仆人。但是宪东面对这个伪善的长者充溢怨怼,川岛浪速也倍觉为难而不愿持续抚养宪东,于是将其送回中国旅顺上学。就这样,宪东摆脱了川岛的控制,为日后参加反动队列埋下伏笔。

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蛇蝎美人的传奇一生|野史秘闻

  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

  不幸的遭遇使得本来性情温柔的芳子性格大变,虽然后来芳子逃离了养父川岛浪速的魔掌,回到了中国,不当时来芳子依从父亲善耆的满蒙结合匡复清廷遗训,在旅顺与蒙古王族结婚。但仅仅三年之后,性情乖张不羁的川岛芳子就选择了潜逃,并借助养父关系接近关东军,开端为日本临时做特务。凭仗出众的美貌,芳子运用美人计周旋于各个高官政要之间。她博得了一大把乱糟糟的头衔,甚至戴起大将的肩牌。她过着一掷千金、荒淫无度的生活。

  还凭仗过人智慧制造各种事情:在“皇姑屯事情”中攻克关键难题,成功炸死张作霖;在上海息事宁人,最终扇起“一·二八事故”;成功将婉容偷运到大连,协助伪满洲国树立。……她被日本军部称为“可抵一个精锐的装甲师团”。她迷失于赞誉之中,成为日人屠杀中国人的一把军刀,日本“和平机器”的最佳光滑油。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川岛芳子被起诉

  随着日本战胜投诚,“西方魔女”川岛芳子的末日也临近了。在北京,作为重要战犯之一的川岛芳子终于在抗日和平完毕两个月后的一天被投进牢房,并于1946年被起诉。

  但是由于川岛芳子的背景复杂,假如说她是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她就是一个汉奸,所以非死不可。假如她要是以日自己这种身份呈现的话,那状况就不一样了,她只能作为日本战犯的嫌疑犯,这样的话会以十分细微的罪行判下,甚至有能够对她释放。所以这个对她来说十分关键。

  聪明狡诈的芳子立刻给她的养父川岛浪速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信,目的就是让养父出具一份伪证,证明她拥有日本国籍。但此时曾经本身难保的日本军方,基本无意为川岛芳子做这些任务。可是川岛并没有死心,她试图用减少年龄的方法来加重本人的罪行,可是最初都无法完成。1947年10月16日,北平第一监狱对川岛芳子以汉奸罪判处枪决,最终川岛芳子枪决的工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

  1948年3月26日,北平各家报纸均登载了惊动全国的旧事:“女特务川岛芳子终于处以死刑”。多家报纸还宣布了同一口径的音讯,现摘录如下:“3月25日清晨,记者们得悉大名鼎鼎的日军密探女汉奸川岛芳子执行死刑确实切音讯后,30多名旧事记者赶到第一监狱,在紧紧封闭着的铁门外等了又等,却看不出有翻开铁门的任何迹象。不论是推门、敲门、还是叫门,都毫无反响。到清晨4点左右,监狱长总算是从外面略略翻开了铁门,但他只允许30多名记者中的两名本国记者出来,其他中国记者严禁入内……接近半夜时分,大门外面才有些动态,监狱又重又厚的大门翻开了,从外面抬出一副担架,担架上就是处死的女囚川岛芳子的尸身……下午两点多钟,即运往朝阳门外日自己墓地火化。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

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蛇蝎美人的传奇一生|野史秘闻

  川岛芳子假死

  刑行现场的异常,让不少人疑心川岛芳子是假死,真正被枪决的人并非芳子,就在众人疑心之时,同年4月爆出:“最新音讯,3月25日被处死的女汉奸川岛芳子的替身是刘小姐。”听说,军统局为了保住这个还有应用价值的美女特务,特意找个一个用绝症的女囚犯替代她行刑,并且给予女囚家人十个金条的酬劳,不当时来其母亲只收到4个金条,便将这件事暴显露来。

  一工夫,川岛芳子假死的音讯在官方传播。虽然官方不断出面说被枪决的是川岛自己,还表示在枪决后对川岛的尸体停止了屡次反省,确认是芳子,可是官方关于川岛没死的说法不断无可置疑。

  2008年11月4日,长春职业画家张钰提出一个大胆说法:当年被枪决的川岛芳子只是替身,真正的川岛芳子在战后不断隐居于长春,直到1978年才死去。

  张钰说,她母亲段续擎是日本遗孤,1岁时被段翔收养。在长春新立城左近,段翔有位关系很深的男子,此人姓方,张钰称其为方姥。

  “我小时常去方姥家玩。记得她个子不高不矮,在1.60-1.65米之间,肤色发黄,挺爱化装的。”张钰说,“1978年,方姥逝世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2004年末的一个早晨,86岁的段翔把她叫到床边。“姥爷指着墙上一幅画,让我包好,回长春交给我母亲保管,他说这幅画是方姥画给我的,留作留念。”这幅画正是《日本风情男子浴嬉图》。“姥爷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方姥就是川岛芳子。’姥爷说,伪满时,他为满铁四平铁路伪警察局局长当翻译官时接触到川岛芳子。后来有人在刑场上用替身换出她。1949年,姥爷等3团体带着川岛芳子离开新立城,把她安顿在这里。”没过几天,姥爷逝世了。

  而那副《日本风情男子浴嬉图》的画被受邀到长春的努尔哈赤第13代孙、书法家爱新觉罗•兆基鉴定是出自川岛芳子之手,外面藏着她的生死之谜。之后的几年里,担任专门调查川岛芳子生死的小组多方查证。不断在找可以解开川岛芳子生死之谜的证据。

  证据一:技术鉴定枪决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被押时期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照片,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团体身份作出鉴定结论: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

  李刚引见,针对这一后果,日方再次停止鉴定,“日本专家将行刑后的照片经过电脑制造,将人像平面化,停止骨骼分解,得出的鉴定结论是,被枪毙的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蛇蝎美人的传奇一生|野史秘闻

  证据二:李香兰称没别的能够性

  与川岛芳子熟识的另位日本女谍、民国时期著名歌星李香兰在二战后因其日自己身份而脱罪。2009年3月8日,中方研讨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等候会晤川岛芳子生前密友——现已88岁的李香兰。

  依据研讨者提供的书面资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离开李香兰住处。这场会晤,李香兰事前要求不能超越15分钟。单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气,并引见了“方姥”住房、茶室的布置。听完这些引见,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谓,一向是“哥哥”。

  说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

  李香兰答复:“没别的能够性了。”这场会晤,实践用时4小时。

  证据三:笔迹鉴定为同一人所写

  曾有报纸报道过,张钰说“方姥”曾为她画过一幅墨版肖像画,在这幅画的上面,隐约有三个字:“姥纪念”。

  研讨者们表示,这是方姥留下的唯一笔迹。

  吉林省珍藏家协会开创组建人、知名古董鉴定家郭相武对笔迹停止了校正。“鉴定书画真伪,最次要的一项是字迹鉴定。”郭相武表示,他对本人的鉴定结论有决心。

  困难的是,“姥纪念”三个字刻上后,有人似乎想隐藏什么,又用墨水涂抹在字上,招致只要“念”字比拟明晰。”郭相武剖析,涂抹字迹的人能够是作者自己,“也就是方姥。”

  日方也对两者笔迹停止了鉴定,没有得出结论。目前,中方研讨者们采信了郭相武的结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历史解密

秘闻:日本“工业奇迹”曾满载劳工血泪

  19、20世纪之交的日本八幡制铁所全景。  在许多日本人看来,一批该国工业革命时期的遗址被纳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代表了对其现代化成果的肯定。但与此同时,就这些工厂和矿山在奴役外国劳工方面所扮...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