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空中宇航员如何做爱

2016年3月8日21:01:14 评论 98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日我们就讨论下在太空中宇航员如何做爱。自人类第一次在太空飞行至今,曾经有半个世纪了,从来没听人提起过在太空做爱的工作。这是否是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性,毕竟是人类最根本的需要之一。固然,光阴短的话,忍忍就罢了,第一次太空飞行才108分钟,就说咱的“神六”吧,从发射升空到返回地面,也不外用了约莫5天——普通人捱个十天个把月都不成问题的。

在太空中宇航员如何做爱

别忘了,咱中国也有太空站筹划了,宇航员在那儿短则半年,长达400多天,未来再来个中国版探索火星筹划,一次星际观光就得至少两年半,光靠服从命令听指挥的高素质去忍着显然不太人道主义。

即将实施的各种商业太空旅行计划中已经有好些爱侣提交了在太空进行婚礼和度蜜月的需求,如果不能进行太空性爱,洞房花烛夜里总不能让情人们比赛翻跟斗玩儿吧?

难度之高明出了一样平常人的想象

“刺激”、“奇妙”生怕是大多半人对太空性爱的第一印象。但事实上,要在太空做爱,先得克服重重艰苦,升入太空的过程首先便是一场体力大消耗,会消耗掉多半人做爱的热情。

你能够回想一下坐过山车时飞速升向高空的感触感染,那和飞向太空时的感触感染固然相似,但要舒服得多——要晓得,“神六”用9分多钟就升入了20万米高的太空,升空时的加速率异常大,升空约莫2分,它的速率就比最快的子弹还要快,是音速的3倍。宇航员被4倍于平常的重力紧紧“按”在座位上,此外,还要忍受火箭激烈而密集的振动。这让人呼吸艰苦、耳鸣脑涨、胸闷难熬难过的9分多钟“过山车”只是个开首,进入太空1小时后,太空人就会开始犯“太空运动病”——由于脑部的前庭不克不及适应失重情况,太空人会恶心、呕吐、头痛和厌食,反应有点像晕车、晕船的“加强版”。在这类状况下,太空人自然会“性趣缺缺”。费俊龙就说过,他在进入太空3天后才能睡个好觉。对多半宇航员来说,这股难熬难过劲儿大概也要3天才会自动消失。三天看起来不长,但很多太空飞行也就三、五天的长度,等到不难熬难过、恢复“性致”了,太空观光能够或许也就到了尾声了。

即使扛过了难熬难过的开首,在太空向异性示好也照样个技术活儿。由于失重,你在太地面触碰任何东西,都邑给它一个力,改变它的速率和偏向,/。以是,男太空人即使只是拍拍女太空人的肩膀,两边也会被弹向两个偏向,直至碰到其余物体。至于其余更复杂的举措,比如前戏,就更成问题了。

太空性爱之难,另有人类自己制造的麻烦。你想啊,国家花费几百亿元的研讨用度、每次十亿元左右的发射用度,好不容易把几小我发射上太空了,还不赶紧察看个仔细?太空舱里到处都是摄影机,/。费俊龙翻个跟头都邑被拿到中央电视台讨论,/;聂海胜扔个饭盒都有十数亿人盯着看,假如在太空做爱……即使录像不向公众公开,但地球上的察看人员们能经由过程大屏幕看清航天员的一举一动,甚至连哪块肌肉发力都能够或许看得一清二楚,并且宇航员还得时刻接收心跳和体温监测。生怕,谁都不想成为太空毛片儿的主角吧。

俄罗斯的太空生殖专家研讨发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会由于集中于某一特定的目的而忽视其它事物,宇航员是极具动力和决心的,其目的是完成太空任务,绝不是性,/。以是他们在太地面根本没有光阴想到性。

不外,事实却和专家说的有些出入。2000年,在俄罗斯停止的一次国际实验中,7名男宇航员和1名女宇航员在“和平”号空间站模型内共同工作、生活了8个月,/。在此过程中,寂寞的男航天员为了解闷,在墙壁上大量粘贴裸体女人画像,并浏览色情网站,另有一名俄罗斯男航天员由于性冲动,强行向女航天员“索吻”。

千挑万选出来的那些宇航员都年轻力壮,生理、生理都是最健康的,固然会有正常的性需要。并且,在航天飞行中,宇航员身处狭小的工作生活情况,窗外是漆黑的危险太空,肩负超负荷的工作压力,短缺与外界的交流与沟通,成功的渴望和死亡的威胁如影随形,这些都能够或许使宇航员情绪紧张、压制、烦躁、不安和孤独。而性压制能够或许会进一步恶化他们的生理状况。假如有女宇航员出现,则能减少男性宇航员的生理压力,科学家早就说了,适当的性释放会缓解压力。

另有个小秘密,美国太空总署要求宇航员在升空时带上有身自测棒,有关有身测试的细节和指引也曾经被堂而皇之地写进了美国太空总署的内部应急及医疗程序文档中,这无异于默认其宇航员能够或许有太空性行为。

有哪些最佳体位能够选?

即使艰苦重重,爱照样要做的,但怎么做确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法国科普作家皮埃尔·科勒在2007年12月出版的新书中披露,美国宇航局曾经于1996年在太空飞船上停止过性爱实验,而嘴硬的俄罗斯人其实也独立地停止过太空性爱的研讨。美国宇航局经由过程计算机模拟,从20种备选做爱姿态中选择了10种可行性较高的,让两名接收实验者在失重状况下停止了尝试。实验结果表明,只要其中4种做爱姿态能够不借助其余辅助手段,适宜在失重状况下应用。

太空做爱的最大问题,便是人人都邑难以自控地“漂”走。想将做爱停止到底,就得抓牢对方不脱手。研讨人员发明,假如应用“69”式,让两边分别以手臂抱住对方的大腿,然后把头部放到对方股间,能最大程度地保证两边的控制力,不至于脱离。这个姿态固然大受青睐,但由于它是一种非性器官接触的办法,不能够或许让女宇航员受精有身。

假如用其余的姿态,就得借助“第三者”的协助了。第一个办法是用弹性束带缚住两边。缚的位置很有讲究,假如缚住两边的腰部,让两边采用面对面的传教士姿态,会难以命中;假如缚住两边的臀部,活塞举措不易履行。比拟抱负的办法是,将女性的大腿与男性的腰部束在一起,使得女性的臀部能正对住男性的的腹股沟,膝盖跨过男性的胸部。采用这类“女上位”姿态,固然照样比拟艰苦,然则假如女方学会用脚趾头钩住男方的大腿,下面的事就顺遂多了。固然,男方有些主动,但总比甚么都干不了要强多了。

固然束带这类办法看上去不太吸引人,但另一种办法也好不到哪儿去——把一对朋友装进一个改造过的睡袋,从睡袋外面把他们围绕起来。假如朋友们以传教士办法保持面对面,睡袋套到他们的腰部,或者仅仅套到脚部。这类办法下,固然亲吻、抚摸等前戏的停顿都邑比拟顺遂,但由于腿部被缚住了,后续症结举措就变得很艰苦。假如只缚住一方,让两边以传统姿态拥抱在一起,再让女方用腿围绕住男方,那会异常顺遂。但问题是,当两边快要到达高潮时,总会有一方情不自禁地松开对方,导致两小我分离开来,不克不及继续停止下去。想来,那时那对儿太空人一定很怀念地球重力。研讨人员对此的解决建议很让人绝倒——假如两边练就比拟好的控制力,症结时刻就不会掉链子。

很让人失望是否是?但也有宇航员觉得,失重状况下,人类是有创造力的生物,大概能实验出优美高雅的新姿态,人人应该希望长存。

个中滋味,谁“做”谁晓得

即使真在太空克服了重重艰苦,爽不爽照样个未知数。

进太空后,人体会发生一些变更,包括性器官。由于在太空里人的血压偏低,血液会变“懒”,懒得再急急忙忙地跑去四肢一类的“偏远地带”,它们更愿意聚集在心脏附近。以是,阴茎勃起时,由于供血不足,尺寸会变小。由于同样的原因,人在太地面,躯干会变大,而四肢会变细,看上去跟浮肿了同样,短缺美感,同时,还会因此产生体液转移反射性多尿,很容易惹起脱水。假如情人们专注于性事,则会更容易惹起严重的脱水。

能否借助“技能”来弥补尺寸变小带来的烦恼?正如宇航员们所说的,在太空,做甚么举措都邑慢一点。咱们没有理由觉得,在做爱的时刻,举措就能变快。太地面身材的举措和在地球上不同,比如在地球上,咱们都用脚走路,在太地面行动,根本靠手,以是,要控制自己的举措并不容易,要发挥自己的做爱技能,也有艰苦。

太空舱的情况生怕也不适合做爱。它异常狭小,固然这也不算大问题,由于人类能频频在汽车后座上做爱固然也就能在太空舱里做爱。但糟心的是,做爱时,身材周围的氛围会随着人体的变更,温度增高,并变得潮湿,由于太空零重力,太空舱里的氛围不对流,这些又湿又热的氛围会紧贴着身材,没有散去的能够或许,那感到就像有一块又潮又热的毯子裹在身上同样。

大概,“我在太空上做爱”这个想法能大大地让人兴奋,从而使人忽略掉这些不如意也未可知。毕竟,目前还没有人亲口说出在太空做爱的感触感染。大概,行将登空的第一批贸易太空游客中,会有人告诉咱们他们的感到,哪怕是匿名发表在博客上呢。然则,这类观光体验零重力的光阴只要5分钟,大概等未来能够或许上火星的时刻,再去体验一下会更好一些。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推测与想象。

宇航员在太空无缘无故集体怀孕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