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2022年2月16日08:18:29来源:轉角國際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已关闭评论 9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图为〈佐渡金山奥穴の図〉。日本在今年2月初再度提出世界遗产申请,主推新潟县佐渡岛历史悠久的矿山——「佐渡金山」——从江户时代以来有将近400年的开矿历史。 图/歌川広重

「请给我黄金...不对,为什么世界遗产申请又能引发第N次『日韩对立』?」日本在今年2月初再度提出世界遗产申请,主推新潟县佐渡岛历史悠久的矿山——「佐渡金山」——从江户时代以来有将近400年的开矿历史,除了因武士传说与后来的经典游戏《信长之野望》系列而闻名外,佐渡岛「日本第一的金山」更曾是江户幕府得以稳固经济的黄金乡。

申遗固然是国家与地方都乐见其成,但佐渡金山的推荐提名却也再度牵动了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历史仇恨,南韩立即强烈抗议,指出在二战期间曾有大批朝鲜人被送去佐渡金山挖矿,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强制劳动——但此一历史宿怨的不道歉-不原谅争论,却也让人想起才吹熄不久的「军舰岛风波」。

面对南韩的不满,日本以前首相安倍晋三为主的意见认为,战时朝鲜人矿工有获得劳动报酬、还有无偿提供的食宿,「根本不存在强迫劳动的说法」。同时主张本回申请的重点内容,是以「江户时代」为核心的历史遗产,应无历史争议。而安倍晋三为此也将申遗上升到国家名誉之战,强调「日本不可回避这场历史战」,要守护国家的历史文化骄傲。

不过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态度,本来对于佐渡金山是否申遗一事较为慎重,顾虑的原因包括美日韩三方在区域合作的架构下,日本是否有必要和南韩为此再度陷入理不清的历史战?佐渡金山与军舰岛,在日帝殖民历史上又有怎样的可比性或差别呢?现阶段日本有非申请佐渡金山不可的理由吗?但最终,岸田内阁仍决议「送出申请」——箇中的考量,也与日本派阀政治的内部角力也着密切的关系。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战国时代的佐渡国,「日本第一的金山」在后来的江户时代,成为幕府得以稳固经济的黄金乡。 图/《信长之野望》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图为佐渡金山坑道内祈求顺利的法事。目前的坑道遗迹还设有电动人形,展演江户时代的开矿生活样貌。 图/FLICKR@lin Judy(快乐云)

▌黄金之岛:佐渡金山

佐渡金山位于日本新潟县的佐渡岛,这座日本离岛在历史上曾经是流放罪人之地,如今则是远近驰名的观光兴盛离岛。而佐渡金山之名,实际上是岛上各个金银矿的总称,包括历史最久的西三川砂金山、战国时代开始的鹤子银山、新穂银山,以及江户时代最为代表、规模也最大的相川金银山。光是西三川砂金山和相川金银山的矿山遗迹,总面积就超过740公顷。

根据佐渡金山的历史资料统计,从江户时代到1989年正式关闭,将近400年来佐渡金山产出黄金78吨、银2,330吨,尽管现在标准来看并非巨量数字,但在江户时期已是对日本国内乃至于国际影响甚大的重要金库。

在江户之前的战国时代,著名的军神武将——上杉谦信——所属的上杉家,上杉景胜在1589年打败了佐渡岛的本间氏,将佐渡岛纳入上杉家的版图,而后到了1601年又收为德川幕府的领地,并且开始投入相当规模的人力开采金矿,成为幕府在锁国时期得以稳固的宝贵财源。

佐渡金山在江户时代仰赖密集的人力手工,发展出了一系列细致的开采技术,以及复杂严密的金币铸造流程,为17世纪世界罕见且独特的挖矿技术史。现今在当地留存的坑道遗迹,「宗太夫坑」为江户时期的代表,在现代已经改为开放参观的历史遗迹,并且在坑道内装设有总数65架的机械人形,模拟江户时代的矿工生活历程。

江户时代的庆长至寛永年间(约1596年-1645年左右),佐渡金山的黄金与白银开采量来到全盛时期,年平均开采量为黄金400公斤、白银40吨,为当时放眼世界首屈一指的最高产量。著名的佐渡金山第一任奉行——大久保长安——即是在庆长年间的1603年奉旨上任,专责佐渡金山的开采与金币铸造输送管理。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图为已故的日本国宝级演员——津川雅彦——在1983年的大河剧《德川家康》中,饰演江户金山名臣大久保长安(左)。17年后,津川则在2000年大河剧《葵德川三代》中,饰演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右)。 图/《NHK》大河剧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明治晚期由当时的「三菱会社」承接佐渡金山的开采,随着日本近代化和战争的需求,佐渡金山依然是国家的资金来源之一——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黄金产量一度冲上历史最高峰。 图/三菱集团官网历史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江户时代的庆长至寛永年间(约1596年-1645年左右),佐渡金山的黄金与白银开采量来到全盛时期,年平均开采量为黄金400公斤、白银40吨,为当时放眼世界首屈一指的最高产量。 图/Twitter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佐渡金山发展出一系列采矿、选矿、精鍊、以及铸造技术,矿业衍生而出的「佐渡奉行所」管理制度,成为其独特的历史遗产。 图/佐渡观光协会的Facebok官方宣传图

不过尽管佐渡金山的技术和产量惊人,创造了国家与地方经济的繁荣,但不见天日的挖矿生活极为辛苦,金山银山的底下也有着深不可见的黑暗遗产,佐渡金山在当时也被称为「人间地狱」,社会底层或罪犯送至此处长时间的刻苦重度劳动,也有不少人的日常生活和居住环境极其恶劣,又因为地势和矿坑的关系而与外界隔绝,

甚至有时人认为,罪犯若被送到佐渡金山,其痛苦与残忍程度比死刑还要凄惨。

历经江户幕府的经营,佐渡金山开采的技术近代化,要到1869年明治初年引进西方机械技术。明治晚期由当时的「三菱会社」承接佐渡金山的开采,随着日本近代化和战争的需求,佐渡金山依然是国家的资金来源之一——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黄金产量一度冲上历史最高峰。

因应国家年轻人力被征召入伍的劳动缺口,1939年日本「募集」了殖民地朝鲜的劳动者前往佐渡金山开矿,一直到终战的6年当中,前后约有超过1,000多人的朝鲜人在佐渡金山动员工作,期间1940年开采黄金1,500公斤的记录,是佐渡金山的史上最高产量。

战后日本百废待兴,佐渡金山的矿脉一息尚存,继续在战后经济的时代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日本昭和中后期迎来了经济复甦的泡沫时代,但佐渡金山的资源已经日渐枯竭,最后在1989年平成元年,正式关闭结束采掘,将近400年的金银山开发史划下了句点,

讽刺的是,佐渡金山做为昔日的黄金之岛,最终是在日本进入经济泡沫崩坏的那一年走入历史。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佐渡金山在当时也被称为「人间地狱」,社会底层或罪犯送至此处长时间的刻苦重度劳动,也有不少人的日常生活和居住环境极其恶劣,又因为地势和矿坑的关系而与外界隔绝。图为宗太夫坑道内的人形展示。 图/佐渡观光协会的Facebok官方宣传图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明治晚期由当时的「三菱会社」承接佐渡金山的开采,随着日本近代化和战争的需求,佐渡金山依然是国家的资金来源之一——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黄金产量一度冲上历史最高峰。 图/三菱集团官网历史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图为佐渡金山的观光博物馆,只要你能单手拿出这条纯金的佐渡黄金,就能任你带回家。 图/联合报系资料图库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讽刺的是,佐渡金山做为昔日的黄金之岛,最终是在日本进入经济泡沫崩坏的那一年走入历史。 图/佐渡观光协会的Facebok官方宣传图

▌申请世界遗产的日韩仇恨?

日韩双方因为世界遗产而掀起的历史战已非首次,这一回的佐渡金山事件风波再起,又勾回了两国在2015年7月的军舰岛事件(详情参见专栏文章:〈关于「军舰岛」(上):染血的世界遗产〉),当时日本以「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为名,成功进入世界遗产之列,其中就包括了军舰岛(即日本所说的「端岛」),然而军舰岛同样有战时强迫劳动的问题,引发南韩的强烈抗议,但最终仍通过申请——这可能也是后来日本对于「以江户为中心」的佐渡金山有所把握、底气十足的原因之一。

不过明治产业革命遗产通过的同一年,中国也将「南京大屠杀档案」成功申请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之中,角色颠倒的是,换成日本方面激起强烈反弹,日后日本政府也透过在UNESCO赞助的压力,要求改变审查的相关制度,若有涉及其他国家的申请项目,应征得当事国的同意。

日本对于佐渡金山申遗的态度势在必行,然而比较佐渡金山与军舰岛两案,的确存在一些「争议程度」上的若干差异。相比军舰岛时间较长、而且有战时朝鲜人在岛上因强制劳动而死亡,佐渡金山主打17世纪的历史文化遗产,回避掉了近代战争的历史敏感问题。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日韩双方因为世界遗产而掀起的历史战已非首次,这一回的佐渡金山事件风波再起,又勾回了两国在2015年7月的军舰岛事件。 图/维基共享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韩国电影《军舰岛》描述日本「并合」朝鲜时期,强征劳工挖掘煤矿的故事,导演柳升完的说法:「是申遗纷争让他动了拍片的念头。他是基于史实创作。」 图/电影《军舰岛》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佐渡金山主打17世纪的历史文化遗产,回避掉了近代战争的历史敏感问题。图为佐渡岛的「木桶船」(盆舟)。 图/法新社

2010年日本政府以「佐渡矿山遗产群」为名目,准备申请UNESCO世界遗产。日本政府和新潟县主推的世界遗产特色,除了佐渡岛矿山的自然景观之外,主要以相川金银山为代表的一系列采矿、选矿、精鍊、以及铸造技术的发展与相关遗迹,此外亦包括矿业衍生而出的「佐渡奉行所」管理制度,矿夫、人力运输、货币金融管理等文化。遗产群也涵盖了百年来在佐渡岛形成的各个聚落生活、能剧、鬼太鼓...等等。日本遂以「江户时代」为其主要表征,多年来筹备力推佐渡金山申请世界遗产。

然而佐渡金山申遗触怒南韩,强烈抗议日本无视战时朝鲜人在佐渡金山强制劳动的黑历史。因此当2021年底传出日本将再次送出佐渡金山的申请时,南韩方面即透过外交管道向日本表达反对,然而日本的态度颇为微妙,虽然早有预期韩国会对此强烈反弹,但仍如期在2022年2月1日送出推荐书,决策背后与日本自民党保守派阵营有关。

根据《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的内幕报导,以前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自民党派阀,不仅对于佐渡金山申遗的执念坚决,面对南韩方的控诉也强硬反击,安倍在2021年1月接受媒体专访时直接表示:「佐渡金山没有强制劳动的问题。」安倍举当地史料《佐渡矿山史》的记载内容为例,当中写明了战时来到佐渡挖矿的朝鲜人,有配给的社宅可以居住、无偿提供的米和酱油等日用品,以及举办运动会和电影欣赏会等娱乐活动,因此认定「并非强制劳动」。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前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佐渡金山没有强制劳动的问题。」图为1939年之后的佐渡金山矿区 图/三菱集团官网历史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遗产群也涵盖了百年来在佐渡岛形成的各个聚落生活、能剧、鬼太鼓...等等。日本遂以「江户时代」为其主要表征,多年来筹备力推佐渡金山申请世界遗产。 图/欧新社

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佐渡也是朱鹭保育的重要地区,图为2018年真子参访佐渡市,参加朱鹭野生复归10周年的纪念仪式。 图/美联社

安倍如此表示:「为了守护新潟与日本的骄傲与名誉,堂堂正正以事实来反驳,要让UNESCO世界遗产委员会能够理解。还没上擂台就先丢毛巾投降是不行的。此时此刻,希望新的『历史战team』奋起,守护日本的骄傲和名誉。」

高市早苗也同步发声,认为佐渡金山申遗是一场攸关国家名誉之战,不能轻忽也不能回避。不过现任首相岸田文雄,起初认为此事会让日韩关系节外生枝,尤其是不久之前才与美国总统拜登视讯会谈,特别在意美日韩三方在亚太地区的合作,在围堵中国和堤防北韩的区域安全问题下,不希望日本与南韩又因为历史世仇而扞格不入。

犹疑是否非要在此时送出申请,顾虑的层面除了外交关系,也包括南韩今年春季的总统大选,佐渡金山会不会又衍生像之前征用工问题一样的风波?万一本回的申请失败,会不会得不偿失?然而岸田的瞻前顾后,看在党内保守派阀眼里显得有些过于退缩,而岸田也明白安倍派左右大局的实力,以及岸田自己的政治地位需要巩固,加上今年的参议院选举等内部考量,岸田则采取了惯用的「倾听各派意见」折冲办法,转而整合之后也采取了送佐渡金山力拼世界遗产的策略。日本黄金之岛炼狱山——佐渡金山,世界遗产的政治乱舞。

时至今日,佐渡金山再次引发了世界遗产的争端,UNESCO还会再组成调查委员会进行审查,通过与否最快2023年会有眉目;日本政府和新潟县对此相当期待,但日后会否又发酵成为另一起风波,犹未可知。

日本奇葩变态文化有哪些? 震惊趣事

日本奇葩变态文化有哪些?

要不说这日本为啥变态,我写的时候都脸红,结果这在日本成为了口口传颂的神话,日本人说起这个来眉色飞舞深感自豪,觉得这有啥,这不正常吗? 结果最后伊奘诺尊成了日本神话中的父神,既是日本诸神的父亲,也是日本...